枢木睦月后援会会长州夜

我厌恶权利者的游戏。

我醒了。

在一片纯白之中。



我仰望面前的‘巨人’,那是神。他一只手拿着十字架,沐浴着金色的圣光。

“你已经死了。”他说。

“我知道。”

“很遗憾,通向重生的门刚刚关闭,要等一段时间了,我的孩子。你想聊什么吗?”他顺便指了指不远处的一道裂缝。



我看看那道裂缝,又看看这空旷的四周,我想这原本应该有很多和我一样的灵魂在这,看样子他说的是事实。我重新仰望神明。

“神明大人,这个世界上会存在一种从头到尾的人生都是十分完美辉煌的人吗?”



“当然不存在,我的孩子。”他温笑几声,弯下腰将我置于他的掌心,和他平视,

“但是我可以成就你的愿望。”



――



我醒了。

在一张柔软的床上。



我坐起来,窗外透进来的夜色说明了现在的时间。环顾四周,这是我的房间。手能触碰的东西是那么的真实,仿佛我不再是一个死去的灵魂。

那我是什么?

[Rebirth. (重生)]

继承了上一个人生记忆的大脑提供了这个单词。

“这样啊。”

我站起来,书桌上零散地放一些书,一年级的语文书和数学书,还有一些作业本。



钢笔,铅笔,橡皮,白纸。

吉他,钢琴,音乐。

手机,电脑。

运动。

高度。

宠爱,追捧。

音符,乐曲,歌喉。

绘画,创作,文字,世界。

以及金钱和荣耀。

大胆的想法油然而生。



【成为一个从头到尾的人生都是十分完美的人。】



我也如实地照着我的想法描绘我的辉煌。

从现在,到未来。



人生顺利地就像在做梦。

辉煌地也像是在做梦。



――



我醒了。

在一片纯白之中。



神与我平视。

“欢迎回来,我的孩子。”他说。

“我……”

“我完成了你的心愿。”

“那么,也就说那个完美的‘我’在世上存在过对吗?”

“不,那只是个梦,我的孩子。”他叹息。

“什么意思?!”



圣光之下,似乎有什么在淡去。

“……”他说。



――



我醒了。

在一张书桌上。



没有神明,也没有那一片纯白。

只有满耳的喧闹和头顶传来的压力。

我有些恍惚的直起身,压在头顶上的书卷散落。突然意识到我什么也没有,什么也不是。

我只不过是一个背着书包还在上学的普通的少年。



我没有荣耀和辉煌的路,我只有一条再普通不过的路。

背负着生活和世界给我的的任务。



――



“你该醒了。”他说。



―FIN―



·去他的白日梦,别再和我讲了,醒醒吧小子。


无声无涯,非黑即白。

唯你我可染。


堕黑则你我今生无缘。

纯白则你我共度千世。


【与赛斯共度的十七天♪】【晏赛】More sweet than candy

·晏赛

·Trick or Treat ――♪

·Do you wanna some candy ?――♪


―――――――――――――――――――


十月,末秋初冬的交界。

理应是准备要穿上厚衣服的时候,某个圣星教会的不良神官依旧大大咧咧的敞着胸前衣襟,只是白色的神官服换成了纯黑的,外套换成了高领披风。身上衣服单薄的就像在说他不怕冷一样。

他将红色的美瞳戴好,还在上排牙齿的两边嵌入尖尖的假虎牙,最后再在他那头乱发上戴一对恶魔的小角角,倒是有了几分吸血鬼的模样。

就连羽蛇神杖也被勾勒了一些暗紫色的花纹盘绕杖身,顶上还放了个附和万圣节元素的南瓜,两侧展开的翼换成了恶魔样式。


指挥使满口美其名曰“符合节日的元素。”,连哄带骗地让赛斯给穿上了。

“不错。”

指挥使挑眉一看,拿起终端快速按了快门拍了几张,然后在赛斯手中塞了个空空的糖果的南瓜篮子,飞快地溜了。

“今天也要去上班啊。(晏哥一定会喜欢的。)”

他走之前还不忘丢下一句。

“队长,你的心里话很明显了好吗!”


――


满街都是奇装异服的大人们,这让赛斯稍稍有些平了心,毕竟他现在身上可是一点糖果也没有。于是这会到开始抱怨指挥使为什么愿意弄一套这么贵的衣服也不愿意帮忙把篮子装满糖果。

“既然这样,就好好敲诈一笔华仔好了。”

赛斯转念一想,便乐滋滋的骑上小电驴往中央庭开。


过长的黑色披风被吹起,呼啦啦地在空中飘得挺长,头发也被风揉地更乱,半睁的赤眸带着好些认真。身影闪过路上行人的眼底,留下几分帅气和神秘。也因此得到了不少回头率和小姐姐的赞赏。

这让原本不情不愿的赛斯一下子变得心满意足起来。

“果然本大爷怎么穿都帅。”

结果因为一不小心踩全了油门,超速,被妮维抓住在脑门上贴了一张罚单。


――


“然后你就这样回来上班的?”

指挥使用力扯下那张赛斯脑门上的罚单,吐槽了一句罚单贴得挺紧的,然后开始苦恼该不该让晏华知道这张罚单。

“呃……哈哈哈……不慌不慌……”

赛斯摸了摸有点发红的脑门,随手抽回了指挥使手里的罚单收进衣服里,然后扛着神杖提着南瓜篮子就准备往晏华办公室跑,被指挥使一把揪住衣角。

“哎我说,你这是要拿着这个去吃1.2s味道的糖吗?”

“嗨,我哪敢啊,我这会是要去敲诈华仔一笔呢。”

赛斯小声地在指挥使耳边说完之后,整整衣角又继续往办公室跑。当然,这一路上也得到了不少女神器使真诚纯洁的微笑和赞美。


“行吧,甭让我一会去收尸就好。”

指挥使看看赛斯远去的背影,搁下一句。


――


“华仔――”办公室的门开了一条缝,传来的声音很小。

“嗯。”里面的人应了一声。


半晌。


“华仔!Trick or Treat !”

几乎是从门后蹦出来的一样,赛斯也就这样出现在晏华面前的办公桌前,穿着一身附和万圣节元素的服装。南瓜篮子占据了桌面上文件的一大部分,而里面空空如也。

晏华沉默地看了他一眼,又瞅了篮子里头一眼,轻笑。

“我以为你是来给我送糖果的。”

“不对!华仔!你要给我糖果才对!”

“你又不是小孩子,要什么糖果。”

平淡而又无法反驳的语气让赛斯听了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一会愣在原地不知所措的样子全部被晏华收入眼底。

倒是挺可爱的。

他这样想着,伸手捏住赛斯的下巴,海蓝色的双眸仔细端详着对方化上妆容的脸庞,上下打量着身上的服装,就好像是在欣赏一件完美的作品一般。

赛斯被这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却又不敢动,只好眼睁睁地坐着,尽量避开那双几乎可以看穿人的眼睛。

“这身衣服还满意吗。”良久,晏华开口。

“嗯,嗯?这这这身衣服除了有点小之外其他都挺好的!”赛斯一惊,开口结巴了三两下然后以飞快的速度讲完了这句话。

“有点小?嗯,知道了。”晏华又看了看赛斯,随后将篮子放在一边的柜子上,又重新开始提笔批改文件。


偌大的办公室恢复了原本只有钢笔尖和纸张之前摩擦发出的声音的空间。晏华盯着钢笔尖和文件,赛斯安静地坐在对方盯着似乎没有其它动作的晏华。


这次的寂静持续得有好些久了,赛斯终于绷不住安静的模样。

于是猛地站起身,黑色的披风也刷地带起一阵风,桌上的绿色植物的叶片晃了晃。赛斯双手撑在桌子两边,身体前倾,敞开的衣襟让胸前的空间露出更多,戴了赤红色美瞳的双眸透过眼镜直盯晏华。晏华也抬起头来,和他对视。

“华仔――!好歹有点节日气氛嘛。”

一看到对方平静的眼神,语气一下就软了下来。

晏华没有回应,偌大的空间又陷入一片沉寂。

“……”


赛斯在晏华的眼睛里浅浅地看到化着似乎一点也不可怕的妆容的自己,晏华在赛斯的眼睛里也浅浅地看到了平静无言的自己。

终于,晏华忍不住低笑出声。

“笑什么啊!”

赛斯这会有点不满了,更加凑近了晏华。


“没什么。”只是你的反应很可爱而已。

他自然是不会说出这句话的。


――


“糖果而已,过来。”

晏华示意赛斯再把脸凑近些。

而赛斯也乖乖地照做了,便再往前凑了凑。

“闭上眼睛。”

赛斯虽心有疑惑,但也还是闭上了双眼,面对片刻的黑暗。


――


唇上传来的触感并不像是糖果的滑腻质感,而是带着些粗糙的柔软,温热覆盖住他被风得吹干冷的嘴唇。


……等等。k、kiss?!

赛斯睁开眼睛,晏华的脸猛地放大在他眼前,大脑当机地看着这一切。

温热的触感只是停留了一会,晏华已经重新坐好回位置上。


“华华华仔――!”

赛斯还沉浸在刚才那一刻的温热,大脑被惊喜和突如其来的爱意占满。

“只有小孩子才要糖果。”


“大人都是应该要一个温热的吻,”

“或者是一场激烈的欢爱。”

“如果不觉得比糖果甜的话,我不介意再给你一个深吻的。”


“华仔!你学坏了!!”


―FIN―


·交界都市的万圣节还没有结束所以并不算晚对吧――所以,Happy Halloween♪

·我在这之前一直以为我可以每天晚上拿十分钟的时间写一段这样在今天之前就能写完,但是,数学阻止了我的美好想法。于是发的有点晚,真是抱歉♪

·感谢观看,以上♪


CHARAT CHOCO 搭配成的双子头像。
取用随意。
不足请以评论指出。

闲着没事也许会弄个全员。

想要生活过得去,头上总得要带点绿的啊晏哥。

当作随手记梗。

让我发出去啊啊啊啊啊――!!!

【晏赛】代替or被代替

·晏赛
·我永远写不出甜的发腻的文章(叹气)
·大概主要讲一个不良的成年神官如何变得靠谱。
·以上――!


『到底是你代替了他的人生,还是他代替了你的人生。』
―――――――――――――――――――――

『你喜欢吗。』

……

“你啊,什么时候才能学会好好工作。”
“要不然我就要扣你工资了。”

晏华平时总会对不好好工作在偷懒的赛斯说这两句话,然后就会听到赛斯的抱怨和低声哀嚎。
“每次华仔这么说都最讨厌了。”
按照赛斯的劣习,他可永远都不想听到这些话。

第0天,黑门展开。
指挥使和安托涅瓦齐心用全部的白核成功关闭了黑门,神厌烦了一次又一次的相同剧本,便放过了这个世界离去,还来一片安宁和平。
但是神明,
‘带走’了一部分神器使,包括中央庭的神之头脑。

如赛斯所愿,他再也听不到他最讨厌的话了。

……

黑门的后事处理人少了一位,在指挥使、安托涅瓦和爱缪莎一筹莫展的时候,沉默了很久的赛斯低沉的出声说会顶替晏华的位置帮忙处理,指挥使刚想说不用,赛斯又先开了口。
“嘛~只要是帮人,就是我们神官的工作啦。”
他笑了,脸上堆满了自信。镜片下的深邃的蓝色却毫无情感。映入他眼中的事物就好像掉入深海一般沉落,冰冷的不再像是原来这个不良神官该有的慵懒。

赛斯放下已经毫无用处只能拿来观赏的神杖,坐在晏华曾经坐过的办公室,桌子还是整整齐齐的,只是多了一层薄薄的灰。他取来干净的布,小心仔细的擦干净了桌面和桌子上的东西。
花瓶里的鸢尾花已经接近枯萎,就像他和晏华之间已经到头的爱情。
【绝望的爱。】
他一时愣了神,张口轻念这束失去原色的紫鸢尾花的花语。
“到底是谁把这束花放这里的。”
等回过神来,赛斯便伸手把那束花狠狠地抓起来丢进垃圾桶。
“华仔。”

……

赛斯变了,彻底的变了。

他开始从早工作到深夜,不苟言笑,为的只是不想再想起自己恋人的面容。
他不再接触酒类和美色,认真生活,他以前讨厌的那两句话,现在并不讨厌。

“赛斯,休息一下吧。”
“赛斯,变成工作狂可不好啊。”
“嗨,神官,你怎么不去撸猫了。”
              ………
“赛斯,我觉得你越来越像晏华了。”

【是吗,我越来越像华仔了啊。】
【不可能,我永远都不是他。】

【但我是他想要的样子。】

……

『你喜欢吗。』
『我已经成为你所期待的我了。』
『华仔。』

白衣的神官站在一个墓碑前,浅笑低语。

―FIN―

·感谢观看
·假期的最后一篇,写来开心一下
·最后――咱们过年见,如果你们还记得我
·以上













这是一个简短的置顶――♪

『吾名州夜,请多指教。』

△没事喜欢随笔写写自己厨的cp的同人文或是其他文风的散文,不会介意没有人不喜欢我的文章,我更希望会被指出不足。通过不断的写作磨练文笔是我的初心。

△令我日渐变秃的不是更文,而是数理化。我想给数学来一记胡瓜碎颅杀结果还是被爆锤,救救孩子。

△ ICHU→Twinkle Bell双子 枢木睦月xPro(我)
   阴阳师→酒茨 博晴/晴博 狗崽
   永远的七日之都→晏赛 指希/希指 All赛
钟幽/幽钟 圣星f5 晏安(安托涅瓦) 伊指伊
   银魂→银土 All松 高松 高桂 冲神 夜兔兄妹
  漫威→锤基
   魔道祖师→薛晓
  
――以上是我厨的cp,有待修改♪

『我无法用绘画展现这个世界的美丽,所以我会立志要用最美的文字来描绘这个世界。』
  

【晏赛】黑白交织的世界

·晏赛
·天使晏x恶魔赛
·晏赛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以上――!

―――――――――――――――――――――
『地狱里的纯白,天堂里的堕黑。』

赛斯是一只小恶魔。
他和别的恶魔不一样,地狱里的小恶魔们都是黑不溜秋的,只有翅膀上带着赤红,尾巴尖带点深紫,眸子是血红血红的。但只有赛斯,他的翅膀和尾巴是纯白的,眸子是蓝色的。

【异类。】
别的小恶魔都这么说他。

于是赛斯开始向往天堂,因为他觉得天使总是很友好的,没有戾气的。
他的心总是飘到千里之外,飘到天堂去,但只可惜他的血液,告诉了他是恶魔的事实。
“如果我能去到天堂和小天使们在一起玩该多好……但是神肯定会把我赶出去的吧。”
这个白色翅膀的小恶魔抬头看着压抑的黑色天空,喃喃细语。

……

直到有一天,他找到了那条可以在地狱和天堂之间来往的道路。

赛斯四处张望,确定没有其它小恶魔在之后,便毫不犹豫的踏进那条散发着柔和光芒的传送门。
紧张,期待,激动。
装满了那颗小小的心脏。

片刻的眩晕过后,睁开眼,眼前的白光似乎有些刺眼了,赛斯半眯着眼眸,小心翼翼的迈向白光之中。

一个纯白的世界,被淡金的光芒包裹着。
这是赛斯跨出传送门完全睁开眼睛看到的景象。
“好漂亮啊……!”
他一边好奇的张望着,一边赞叹。浑然不知他被一对目光注视着。
“天堂真的好漂亮啊!”

“喂。”
身后突然冒出的声音让赛斯吓了一大跳,他不敢动,只是僵直的站着,也不敢出声。
“站在那干什么,转过来,小恶魔。”
看来说的是他没错了。
赛斯低低的应了一声,然后低着头转过身去。
“抬头。”
他听话的抬起了头。

黑色的羽翼,和他一样的蓝色眸子。头上的光圈和白色的长袍说明了对方是一个天使。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白色翅膀和尾巴的恶魔,真难看。”
这个黑色羽翼的天使走到一个柱子前,坐下了,然后抬手招呼赛斯也过去一起。
“不过,我也差不多了。过来,坐我旁边。”
“可、可以吗?”
“有什么不可以的。”
“谢谢你,果然天使都是很友好的。”

小天使看了他一眼,也没说什么。倒是赛斯很开心跑过去,小心的坐在对方身旁。
“那个……我、我叫赛斯!”
“……晏华。”
“我可以叫你华仔吗?”
“不……呃……好吧。”
看到赛斯眼里期待的小星星和身后快速晃动的小尾巴,晏华皱着眉头但也没有拒绝。

这个从地狱来的别样的小恶魔很开心地讲述着生活在地狱里的事情。
从出生开始,到长大后因为翅膀和尾巴的颜色问题而遭到排斥。一一为这个第一个交到的朋友讲着。
“就因为我身上的颜色和别的小恶魔不同,就排斥我,不和我玩,所以我很讨厌地狱。天堂可真是个好地方呀。”
“不。我不这样觉得。”
坐在一旁默默听着赛斯讲故事的晏华突然接上话了。
两双蓝色的眸子对视了片刻。
晏华扭正了头,看着那无尽的纯白,缓缓开口。

……

晏华是一个奇怪的天使,在别的小天使看来。
他生来没有和别的小天使一样的纯白羽翼,是纯黑色的。眸子也不是金色或者是黑色的,而是特殊的蓝色。就连神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好奇怪的天使呀。】
【他真的是天使吗?】
【唔……好可疑。】
尽管没有遭到歧视和厌恶,但越来越多的疑惑和质疑让晏华感到心烦。

“啰嗦。”
晏华总是冷冷的扔下一句,走向远离群众的地方。
他没有朋友,更没有可以相信的人。明明是天使,却总会产生想要伤害那些多嘴的人的念头,但每次都很冷静的抹去这个想法。
“杀掉……?不,我不能这样做。”

可以在天堂和地狱之间随意来往的道路由传送门开启。那里附近很少会有别的天使经过,晏华便选定了这一带作为自己休憩的地方。
他总是时不时看向传送门,期待着从地狱来的客人。
于是,便遇到了赛斯。

……

“真的吗……亏我还那么期待天堂……”
赛斯失落的耷拉下尾巴,撅着嘴嘟囔着。
“无论什么地方,都会排斥异类。华仔,难道就真的没有什么地方是公平的吗?”
“世界上没有绝对公平。”
晏华一边说着,一边盯着那条似乎有灵性的尾巴,然后忍不住用手去摸了一下。
“什……噫!!!不、不可以摸那里!!!”
刚刚还像蔫了的花一样的赛斯,这一下让他打了个激灵,红着脸捂着尾巴缩到离晏华10米远的地方。
“……噗。”
“华仔!不许笑!你!你……!”
“过来,我不碰你的尾巴了。”
“哼……”
赛斯这会才松开自己的尾巴,慢悠悠地又凑了过去。

……

几乎每天,每天,赛斯都会偷偷的跑来天堂和晏华坐在同一个柱子底下,坐在同一片被淡金色光芒包裹的纯白下,与友人享受着属于彼此的时光。

“华仔,你说除了天堂和地狱,还会有其他的世界吗?”
“有。那个地方叫做人间。”
“人间?听起来很有意思……”
“不一定,神常说人间灰暗,不值得向往。”

……

【如果可以一直这样和他在一起就好了。】
他们不约而同的想着。

……

“大人,他就是从这里走掉的。”
“我知道了,回来我会给重赏,你先回去。”
“是,大人。”

……

后来,因为他们偷偷见面的事情被一只小恶魔发现了,然后告诉了阎王。

神将晏华从传送门旁带离,阎王将赛斯带回地狱并关入牢笼之中。

―――――――――――――――――――――

“那,那后来呢?”
一群年幼可爱的孩子们盘腿围着年轻的神官坐着,分分问道。

“后来啊,那个黑翼的小天使被罚下人间,为人们做好事,不能再回到天堂。”
“那小恶魔呢?”
“白翼的小恶魔被关入牢笼,受尽痛苦的惩罚,随后也被带去人间为人们做好事,不可以爱上任何人。”
“为什么都要来到人间做好事呀?”
“小家伙,问题还挺多的。”
年轻的神官故作生气的揉揉一个孩子的脑袋,叹了口气。
“因为小恶魔偷偷来到天堂是一个罪,小天使和恶魔接触也是一个罪,更何况――他们偷尝了,禁果,那可是大罪。”
神官说到这里,又深深的长叹一气。
“再后来呢?”
“好了孩子们,太晚了,你们该回去吃饭了,我明天再和你们讲吧。”
“好吧,再见,神官先生!您的故事很棒!”
孩子们分分起身走向门口,一边礼貌的对着神官告别。

孩子们的嬉闹声远去,被夕阳沐浴的教堂安静了下来。
“再后来,他们在人间相遇,白翼的小恶魔做了神官,黑翼的小天使作为旅行家游历四方……”
“最终回到了小恶魔的身边和他一起作为神官。”
不属于他自己的声音接了那句未完的话,年轻的神官抬头,熟悉的面庞映入眼帘。
“华仔,你……”
“赛斯,我回来了。”

……

『神说人间灰暗,我意人间仙境。』

―FIN―

·感谢观看
·以上








【枢木双子】搭载着爱恋的纸鹤

·Twinkle Bell双子
·一个短打
·七夕快乐
·以上

七夕如约而至。
商业街在一夜过后突然特别热闹起来,来者居多是情侣或夫妻。

枢木皋月一反常态,闷闷不乐的坐在窗前看着街上来往的情侣。无论Pro桑怎么劝说安慰,毫无精神起来的迹象,便去求助ichu的各位。

【诶?皋月也有不开心的时候吗?】这是莱昂。
【说好笨蛋永远都很快乐的样子,原来是错误的啊。】这是蛮。
【这样说别人不对哦,蛮。】这是拉比。
……
【是因为睦月不在吧。】来自聪明人诺亚的发言。
【哎……还是诺亚比较靠谱啊。】Pro桑头疼的扶额,依照诺亚说的,她才反应过来,睦月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安安静静的坐在皋月旁边睡觉。
到底去哪里了呢?

……

枢木睦月穿着请便的衣服,戴着墨镜,站在神社前踌躇着。
【不知道有没有用……唔――好想睡觉……不行不行――!】
他轻轻的摇了摇头,随后走进神社。

七夕的时候,神社通常会出现贩卖千纸鹤的地方。
『千纸鹤可以将自己的心意在七夕这一天传达给自己的喜爱之人。』
这是睦月不经意在某本杂志上看到的。

从小体质不是很好,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养病睡觉,只有皋月陪在他身旁――他明明可以像别的孩子一样去玩的。
后来,有时候不适合他来做的事情,皋月都会一手包办――他明明也有很多事情要做。
直到每每看见对方无论是孩子气的笑容,还是做幼稚的恶作剧成功的时候展现的坏笑,心中未免会激起一点波澜,就好像平如镜的水面被一滴新来的水珠激起微小波浪。
【――可能这就是兄弟之间的情感吧。】
他当时想着。

时间越长,在别人眼里一向好似在睡梦中活着的睦月,终于‘醒了’。

当枢木睦月看见皋月和Pro桑离的很近的时候,心中升起的是不甘和愤怒的感情,但实际上Pro桑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这是为什么。
他开始慌张,皱着眉躲在了树后。
没有度数的镜片下的冰蓝色眸子里,高光暗淡了下来。

后来才知道原来那是皋月听到可以和他工作时候太兴奋了。
但是……为什么……

……

【――这是对对方的爱啊。】
那一夜的睡梦中,睦月似乎听见有人在对他这么说着。

【爱?】
他张口想要询问,却无人回应。

……

提笔,在红纸上写下了心中想要对皋月说的话,然后伸手交给了面前的和服女子。
女子接过,将红纸折成一个小巧的千纸鹤,栩栩如生。
【来,这是先生您的纸鹤。】
她轻放在睦月的手心里。
【只要将纸鹤送给对方,先生的心上人就可以收到您的心意呢。】
【谢谢你。】

【真的,会成功吗?】
枢木睦月凝望着纸鹤好一会,垂眸抿嘴,沉思了好一会,将纸鹤小心翼翼收进了衣袋里。

……

太阳即将要落到地平线以下了。

【我回来了,皋月――】
声音轻轻柔柔的,ichu们和Pro桑连同皋月闻声而望,站在门口的正是睦月。

【呜啊啊啊啊睦月你终于回来了――你再不回来我都要报警了呜呜呜……】
枢木皋月从椅子上蹦起来,几步跨到门口给哥哥来了一个熊抱。
心中的不安停下了。
【诶……我只是出去了一趟而已啦。】
【不行你以后出远门要带上我不然我会很担心的!】
【好~】
睦月摘下墨镜,冰蓝色的眼眸微弯,温柔的笑着。

Doki Doki――是心跳的声音
               ――是谁的心跳呢?

……

【来,这个是给皋月的。】
回到宿舍,睦月从衣袋里拿出从神社带回来的红色千纸鹤,递到皋月眼前。
【纸鹤?】
【因为今天是七夕。】

皋月不解地开始研究着纸鹤,最终很聪明地把纸鹤拆了。

『我的心,承载着对你的爱恋。』
『比起睡觉和Pro桑,我更喜欢皋月你。』

【所以……可以不要和Pro桑离的太近……可以吗。】
冰蓝色的眸子充满着羞涩和坚定。
白皙的脸颊染着红晕。

【我知道了,我以后不会的了。】
皋月抛开手中的红纸,上前抱住自己的哥哥。【而且,我也最――喜欢睦月了!】

……

搭载着爱恋的纸鹤,搭起了一座能通往对方的心的桥梁。

―FIN―

·感谢观看
·我可以要小心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