枢木睦月后援会会长州夜

休息三个月再回来写文。

【晏赛】幼·2

·晏赛
·写到肝疼,接上篇

好不容易赢得这个记忆停留在5岁的赛斯的信任,晏华头一次感到精疲力尽是什么样的,这下,他更加憎恨黑核这玩意了。

“晏华哥哥,现在是要去哪里呀?”赛斯乖巧的站在一旁。
乖巧天真的话语配上成熟稳重的声音和样子,总让人感觉会有些奇怪。
晏华的衣服对于赛斯来说似乎也还是有些大了,领口松松垮垮的,锁骨和胸口的大片肌肤显露出来,裤子不得不用皮带勒好以便于不会掉下来。
晏华看着平时放荡不羁的赛斯多了,但同样是大敞胸襟,总感觉这样的更诱人多一些。
该死的。他这么想着,用领带给他系好敞开的领口。
“晏华哥哥?”赛斯看着晏华阴沉的脸,声音有些胆怯。
一改以前‘华仔’的称呼,变成了‘晏华哥哥’,这个就更糟糕了。
“赛斯,我们该走了。”晏华努力让自己的脸色和声音放的温柔些,“去一个可以找到你爸爸妈妈的地方。”
“真的吗?谢谢晏华哥哥!”赛斯天真无邪的笑容,晏华还是第一次看见。

“阿拉?居然已经变回来了……虽然有些可惜还是第一次看见赛斯穿的这么正经呢。”
“加一……”
“不良神官是不是受到的打击太大了……?”
“不,我觉得没有这个可能。”
“毕竟笨蛋是不会受到打击的。”
“臣附议。”
      ……
待晏华领着赛斯走过大厅之后,女神器使们聚在一起开始议论。

“什么?你是说赛斯这家伙记忆回到了5岁?”雷切尔额前的显示屏显示着一个感叹号和一个问号,按键盘的手逐渐停下,然后盯着电脑好一会,“这黑核的残余能量这么厉害?我……”
“雷切尔,以你的能力,可以找到解决办法的吧。”
“当然……就是要花点时间……”
“好,立刻开始干,解决了的话,我可以考虑加工资。”
“一定!”雷切尔欢快的跑向他的实验机器旁边开始工作。

那么接下来,赛斯要怎么办。
晏华苦苦考虑着。
战斗是不可能的了,给其他女指挥使照顾?算了。

“晏华哥哥?”赛斯一声惊呼后,然后小心的扯扯他的袖子,然后递过来一根羽蛇神杖,“这是什么啊。”
“……”晏华的神器使观有些被颠覆,他沉默了一下,“是神杖。”
“可是它为什么会突然从我手里冒出来?”
“因为我变了个魔术,想要把它送给你。”
“诶……真的吗?晏华哥哥真是好人。”
说完这话,晏华心都虚了一大截,不过也因此松了口气。
果然是孩子――真好骗。

“嘤……那边有好多奇怪的大姐姐在好像看着我……”赛斯一走到大厅,抬头就可以看见女神器使们的目光,于是连忙躲到晏华身后了。
赛斯的声音不大,但是在这个沉寂的大厅里可以被听得清清楚楚。
然后晏华很简单的解释了这件事。
在然后,整个大厅更沉寂了。

安托涅瓦又是第一个带着正直的脸走出来。
“晏华,你先去处理公文,赛斯就交给我们来照顾好了就这样快去吧。”
然后不等晏华开口就被吃进一个沉默技能,露露一个星辰打过来晕了他,接着被奥露西亚快速的用红绳松松地捆好,再由安托涅瓦给传送回办公室,艾露比早已在这之前锁好了办公室的门顺便按照安托涅瓦所指示的把小山高的文件堆满了他整个办公室。
一气呵成。这可把赛斯看呆了。

“你们把晏华哥哥送去哪里了?”
“晏华先生他……要去工作了而又不想浪费时间于是就由我们帮他快速的送回工作的地方。”爱缪莎反应最快,立刻随口编了一个谎话。
“没错没错。”众人立即点头附和。

――所以……孩子还是很好骗的。

“这样啊,大姐姐们真是好人呢。”
“当然――那么,要和我们一起玩好玩的吗?”
安托涅瓦温柔无害的笑容又一次成功的把赛斯坑到了她的办公室里――顺带一提,后面又是跟着一大帮女神器使呢。
不过这一次,好办多了。

在晏华放弃砸门或跳窗出去开始批公文之后直到下班时间,也没有听到赛斯一声像是反抗的大叫――反而……还玩的挺开心的?

晏华终于批完了最后一个文件,起身走到门口尝试开门。很好,开了。随即他立刻跑向楼上安托涅瓦的办公室,敲开了门。在这之前――雷切尔兴奋的把一种试剂交给了他说是解药,当然副作用不明。
加工资这件事真是可以为所欲为啊。

“请进。”
“安托涅瓦……”晏华打开门之后的一瞬间他几乎想转身就走,但是他没有,只是轻轻咳了一下又继续说,“文件我已经处理完了,办公室的门我会开着,你可以自己去拿。”
“好,真是辛苦你了,晏华。”

“晏华哥哥!”赛斯穿着一身较为暴露的吊带裙,绑着可爱的双马尾,小碎步的跑了过来。
“……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下班了。”晏华迟疑一会,还是像以前一样刻板的汇报完,转身就走。
“你的赛斯不要了?”走没多远,晏华就能听见爱缪莎向他喊了一句,即使知道他是不会回应的。
赛斯虽然不懂为什么晏华要丢下他走掉,但出于一开始建立起来的信任,他抱着神杖跟着跑了出去。
“晏华哥哥!”赛斯伸手,抓住了晏华风衣的衣角,一边弯着腰喘气一边说着,“请、请不要丢下我走掉……你说好、说好要帮我找到我的爸爸妈妈的……”
晏华叹气,于是转身看他。当然,这个视角,正好可以看见从锁骨到腹肌偏上的位置,这时也刚好注意到他还穿着……黑丝,尺寸貌似还是小了些。
当然,晏华的素养阻止了他说出一句不雅的话语。他把视线转至别处,一边将风衣脱下来给赛斯穿上。
“好了,该回去了。”语气中带着些无可奈何。

除了在路上遇到钟函谷并被嘲笑恶趣味重然后晏华反手就是给他一个1.2s之后,也算是平安到家了。

晏华在给赛斯翻衣服的时候沉默了一下,随后把衣柜门关上了。
“晏华哥哥?”赛斯坐在床上歪着头对于晏华的行为感到不解。
晏华突然想起还有雷切尔那瓶药,虽然不知道副作用,但是还是要试试看,毕竟黑核的残余能量散去的时间不能确定,如果拖的时间太长,会影响工作进度。
于是晏华再一次熟练的热了一杯牛奶,然后把那一小瓶药剂倒了下去。
“赛斯,来喝点牛奶。”
“谢谢你,晏华哥哥,果然晏华哥哥是好人!”

――果然是孩子,对外人给的食物一些警惕都没有。

看着赛斯‘咕嘟咕嘟’的喝完牛奶,然后朦朦胧胧的睡去好一会,都没有副作用的预兆。
晏华暂时放下了心。大概是今天批的公文有些多了吧,很快也在赛斯身边躺下睡着了。
――――――――――――――――――――
即使还没到晏华的生物钟促使他起床的时候,但身旁的躁动就足以将他吵醒。
“啧。赛斯,安静些。”
但一旁的躁动依旧未停,反而愈加严重。
“赛斯――!”晏华终于坐了起来,不满的瞪着身旁的人儿。
这一看可不得了,这下,晏华可醒的彻底了,哪里还有要睡觉的想法。

―TBC―

·下篇开车,敬请期待。
·如该文有不足请务必指出谢谢。
·感谢你们看完。

评论(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