枢木睦月后援会会长州夜

休息三个月再回来写文。

【晏赛】记忆殿堂·1

·晏赛
·私设出了赛斯的记忆殿堂
·真·记忆殿堂(有赛斯成为神器使前的回忆)
·相信我,真的不虐!(阴笑)
·女指挥使大佬设定。

当指挥使听到网易要出赛斯的记忆殿堂时,第一时间是感到震惊的。
“哈?这不明摆着是送福利吗?”
如果不是这记忆殿堂还送该神器使的回忆,她才不会起八卦的心呢。
“嘻嘻嘻……一定要录下来做黑历史。”
(实际上终端没有这个功能)

就这样,指挥使高高兴兴的带上终端和薇拉晏华赛斯三主力去打。
“啊毕竟赛皮皮是苟王嘛……嘻放心我绝对不会嘲笑你的黑历史的!绝对!”
(真香警告)

―一层―

――――――――――――――――――――
“赛斯,要记得以虔诚的心向神明祷告,这样,神明才会来实现你的愿望哦。”
“知道了。”

――要有虔诚的心,神明才会实现我的愿望。

幼小的赛斯似懂非懂的听着大人们的教导,脖子上挂着的十字架对他来说似乎有些大了,怀里捧着一本厚厚的圣经,纯白的长袍几乎要到地。海蓝色的眸子里泛着光,纯真无邪,那个时候他还没有带上眼镜,棕色的头发还没有像现在那么长,整整齐齐的。

幼年的他,双手握着十字架,用额头触碰,脸上带着不属于孩子的沉重认真的表情,站在教堂里,站在身为神官的父亲身后,一同祈祷着。

――神明大人,可以请您让我快点长大吗?

――――――――――――――――――――

记忆到这里就结束了,四个人沉默了好一会。
“嘛~赛斯小时候也是挺可爱的,对吧晏哥。”指挥使用手肘戳戳晏华拿着枪微微颤抖的手。
“啊……嗯……对,是挺可爱的。”
行了晏哥我知道他很可爱您不用表现的那么明显。指挥使想着。
“没想到这个不良神官,以前倒是挺乖巧的。”
“啊薇拉女神你也是这样想的吗我也是。”

赛斯这会却不像以前那样嘻嘻哈哈的满嘴跑火车,倒是站在一旁扛着神杖一言不发。
“赛斯?”指挥使转过身来,戳戳这个突然一言不发的家伙。

“……都是骗子。”赛斯小声的说着,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嗯?”指挥使开始怀疑自己耳朵有些问题,她没有听到赛斯刚刚在说什么但是她看见他说了。
“没什么没什么,我们还是快点打完怪物去下一层吧。”赛斯突然抬起头,脸上挂着和平日一样的欠揍的笑容,扛着神杖就往怪物那边跑。

“我怎么觉得赛斯怪怪的……难道是网易扒他黑历史不高兴了?”
“不,我觉得有别的原因。”
晏华走上前几步,架起狙击枪瞄准怪物开始专心致志的对付它们。薇拉把指挥使拉到一旁,冲上前开大帮赛斯。

第一层基本上都挺好打的,不用1min三个主力就打完了。
其中似乎赛斯的输出最凶残。
指挥使:你是不是忘了你是个辅助,薇拉还好说,你居然连晏哥都不奶了。

―二层―

――――――――――――――――――――

少年时期的赛斯,与其他同龄的孩子相比,过于乖巧安静了些。
更多的时候,像是其他人排挤他。

炎夏,穿着纯白长袍的棕发少年坐在树下,脖子上依旧挂着十字架,只是这个时候手里没有捧着圣经。
看着烈阳下在踢球奔跑的孩子们,他纯白的背影被树覆盖上一层阴影,显得有些孤单。原本明亮的海蓝色的眸子,现在看起来似乎有些暗淡。
少年时期的他,没有戴眼镜,面庞清秀,头发长了些,到了肩膀。

――为什么当神官就不可以和别人一样玩呢……我只是,想要一个朋友而已。

赛斯又一次的站在父亲身后,双手紧握着十字架,额头相触,认真的祈祷着。

――神明大人,可以请您,给我一个朋友吗?

――――――――――――――――――――

回忆到这里结束了,四个人又是沉默了一阵。

赛斯紧握着神杖,一言不发的往怪物那边走去。
神杖每一下对怪物的敲击,看得出来,很用力。

“你俩别愣了,快去帮忙。”指挥使把晏华和薇拉往前推了推,这会他们才有所行动。

“赛斯这小子,以前都这么孤独的吗。”
指挥使蹲在一旁,用一只手撑着脸想着。

不枉指挥使把他们的战力升到六七万的,很快就把怪物给干掉了。
指挥使一边笑着把欧泊装进背包,一边说道。
“哎赛皮皮,我觉得……你要不还是回去撸猫吧?我让小苹果过来就好。”
“不用不用――免得华仔扣我工资,还有,黑历史嘛……给自己回忆回忆也是不错的。”
即便赛斯看似一脸无所谓的笑着,荷鲁斯之眼清清楚楚的可以看见,对方眼底的愤怒和无奈以及悲伤。
晏华明白为什么赛斯执意要继续。
他不想让更多的人看见他认为是废物一般的过去。
“那么,去下一层吧。”
赛斯一愣,几乎是感激的扑过去。
“谢谢华仔,要不我给你个亲亲作为回礼?”
“我拒绝。”说完晏华揪着赛斯的衣领就走。
“哎哎哎……要勒死我了……”

―三层―

――――――――――――――――――――

赛斯的母亲抵御不过寒潮,病倒了。
那时,赛斯依旧还是少年时期的样子。但比刚刚的回忆里的他,沉稳了一些。
他的父亲忙于神官的工作,对于生病这件事也只是对神明祈祷了而已。

“父亲!母亲都已经病倒了为什么不关心一下?”少年扯着男人白色的长袍,喊着。
“走开,不要妨碍我工作。”男人撇开紧抓着他衣袍的手,向教堂里面走去,“我已经向神明祈祷过了,很快就会好的了。”
少年眼中的泪水不住的流了下来,攥紧脖子上挂着的十字架,一把扯了下来,丢在教堂门口,随后离去。
他知道,神明根本不会治好他母亲的病,他现在需要做的,是赚钱买药。父亲赚来的钱,也只会拿去喝酒罢了。

――神明大人,其实根本听不到人们祈祷的声音,对吧。所以,我母亲的病,您根本治不好,是这样吧。
――那么,我还要怎么相信您,神明大人。

少年到处奔走,给别人打工,把自己赚来的钱一点一点的积攒起来,收好。
“这样,就可以给母亲买药了。”

“母亲。”
“怎么了,赛斯。”躺在床上的虚弱的女人看到自己的孩子,想要坐起来。
“我来帮您。”少年将他的母亲安整好,从衣袍里拿出药来,“母亲,我买来了可以治好病的药。”
“是你父亲……”女人愣了一下,问道。
“不,他才没有那么好心。”少年的语气突然变得有力,仿佛是在说他的仇人,随后又软下来,“是我自己赚钱买来的,吃下去吧,病很快会好的。”
“谢谢你,赛斯,真是个好孩子啊,神明一定会保佑你的。”女人温柔的笑了,抬手轻抚着自己孩子的脸庞。

――真的吗。
――神明大人……
――我猜,您根本不知道人间所发生的一切吧。

――――――――――――――――――――

回忆结束。

“赛斯,既然你不相信神明,那为什么还要当神官?”指挥使转头看着沉默的赛斯,问道。
“一个称职的神官,就是要实现人们的愿望。”赛斯抬起头,扯出一个笑容,“那么我现在当上神官,就是实现了我母亲的愿望。”
“喝酒旷工,可不是你母亲希望的吧。”晏华冲他一挑眉,说道。
“诶……这个这个……我……哎呀那个是兴趣爱好,不一样的。”赛斯一边敷衍着一边跑向怪物,“好了好了咱们还是快点打完去下一层吧。”
“旷工……也是兴趣爱好?”薇拉在原地一愣,跑上去开大帮忙,“旷工是一种恶习,不良神官。 ”
“反正都是要被扣工资的。”晏华举起枪,瞄准怪物一枪一个小朋友(怪物)。
“我说你们这打的还真是悠闲!”指挥使站在场地中央,提心吊胆的看着周围的怪物在她身边跑来跑去,“为什么一定要有一关把指挥使放中间啊!!我淦!别打我!本美少女是你打的吗!”

“还好第三层只要打死十个怪物就行……”指挥使无力的趴在薇拉身上,“无良网易……我指挥使不要脸的啊。”
“……”三个神器使不约而同的沉默的看着她好一会。
“行了我知道你们想说我本来就没脸。”
“有自知之明。”连回答也是异口同声。
“……行了咱们去下一层吧。”

―TBC―

·感谢观看。
·若有不足或意见可评论谢谢。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