枢木睦月后援会会长州夜

休息三个月再回来写文。

【晏赛】记忆殿堂·3

·晏赛
·私设出了赛斯的记忆殿堂
·真·记忆殿堂(有赛斯成为神器使前的回忆)
·相信我,真的不虐!(阴笑)
·女指挥使大佬设定。

―六层―

――――――――――――――――――――

教会最终还是把这个孤苦无依的赛斯收养了。
哪有什么办法呢?这个孩子的父亲死了,母亲没多久也病死了,既然他以后是要当神官的,放到孤儿院是不行的了,那就只好收养他了。

高中时期的赛斯,身子比以前高了不少,也强壮了很多,发尾扎上了小辫子,黑色的眼镜框搭在挺拔的鼻梁上,正好尺寸的白色长裤和衬衣,配上一对皮鞋,让人有种他是成年男子的感觉。

依照普通孩子的成长,教会的人让他去学校上课。
可这小家伙不知怎的,总是会闹出事来。

“是,是,我会好好教育他的。”
神父无可奈何的道了歉,随后带着一旁的满脸无所谓的赛斯离去。
“赛斯,你为什么要去伤害别的同学呢?”
神父的语气总是很温和,赛斯自然会全盘托出。
“是他们先伤害我的,而我是正当防卫,没有过错,神父先生。”他沉默了会,转头看着神父,“您会相信我吗?”
“当然,我的孩子。”神父和蔼的笑着,“可是……”
“可是?”
“我反映过那些孩子的相关的事情,但都不被理睬。”神父叹了口气,“后来发现那些孩子都是有后台的,老师们自然不敢去惹,即使是教会,也无能为力。”
“这些有权利的臭小子们真是好啊……”赛斯大声抱怨着,尾音带着些慵懒。

――神明大人,人生来皆平等,为什么有的人要听命于有权有势的人呢?

这之后,赛斯不但不收敛收敛,还变本加厉。然后,就被学生会会长抓包了。
“你叫,赛斯?”
这个会长看起来是个严肃无趣的家伙。赛斯想着。
“是。”
“是个好家伙。”对方冷笑一声,“旷课,打架斗殴,迟到,不交作业,都有你的份,到现在还没有被听课,是靠年级第二的好成绩吧。”
“就这么喜欢嘲讽本大爷么。”赛斯从椅子上站起来,双手一拍桌子,向对方凑过去。

近黑的深蓝色短发,和他一样的海蓝色眸子,面庞清秀,就是严肃了些,但……还是挺好看的。
赛斯盯着对方的脸,老久。

“看够了?”
这会,他才回过神。
“啊……嗯?啊抱歉抱歉。”
赛斯重新坐了回去,然后把腿翘到桌子上,手一伸,把铭牌拿来看。
“什么……华?”
“拿来,把腿放下去。”
对方伸手拿走赛斯手中的铭牌,说道。
“切。无趣。”

“记你一次处分。”
“哈?凭什么?”
“打架斗殴,十一个人都被送进医院了,没有给你申请听课就不错的了。”
“喂――那他们打我算什么?好歹十一个人打我一个啊喂!”
“好歹你不用被送医院。”
“你……喂喂喂……!”
于是赛斯就被推之门外,他也识趣的不再嚷嚷,转头就走。
“好家伙,下次被我逮到你一个人在校外逛,我就冲上前揍你。”

――神明大人,请您,让这些有权利的人遭到神罚吧。

――――――――――――――――――――

回忆结束。

“……刚刚那个,是晏华吧,绝对是晏华吧!”指挥使指着晏华,对赛斯喊着。
“是啊。”赛斯点点头,笑着。
“难怪这场景似曾相识。”晏华摸摸下巴,沉思。
“华仔当时可帅了,哪像现在一副……”
“现在什么?”
“没没没没事!请当我没说过!”他可不想被现场1.2s。

“停停停,你俩先别撒狗粮。”指挥使跑过去压住晏华手中正要抬起的狙击枪,“赛皮皮,先剧透下呗!”
“嗯……不要。”魔法少女式拒绝.jpg
“晏哥……”
“我猜你应该不想年纪轻轻就被爆头,对吧。”
“噫!薇拉姐,人家要安慰quq!”指挥使转身扑向一旁的薇拉。
“……队长,你这样我不能好好战斗。”
于是指挥使再一次被抱到角落里了。

很快,打完了。
指挥使跟着三个主力走在去第七层的路上,翻着终端。
突然大喊一声,三个主力都回头怪异的看她。
“赛皮皮,晏哥,你俩的资料库不是写着大学认识的吗。”
被喊名字的两人对视了一会,随后笑了起来。

“那是骗你的啊。”异口同声的回答伴随着两人的笑声飘荡在记忆殿堂的大楼里。
“哈???????”留下还在原地发懵的指挥使。很荣幸的又被薇姐抱走了。

―七层―

――――――――――――――――――――

几乎每个星期放学,赛斯都会被一堆人找茬。

“喂,身份低下的废物,别走啊。”
衣冠楚楚的大少爷叫住了赛斯,身后十几个像是保镖的男子将他堵在离学校不远的街巷里。
“……呵,你不就是上次被我打的快死的大少爷吗。”赛斯靠在墙上,把书包扔在脚下,“怎么,您认为这次您的那些蹩脚保镖就能阻止我再一次把你打成半死?”
“你……!揍他!”大少爷显然是生气了。
“哟哟哟,还生气了。”
赛斯冷笑着,嘴上还不忘再皮一下。
十几个成年男子一个个冲上去揍他,一个个却连他的衣角也沾不到脸上和腹部就各被挨了一拳,随后倒在地上动弹不得。
“你……你们这群没用的家伙……啊――!”

衣冠楚楚的大少爷又怎么样,本大爷今天就要把这家伙打成街边的乞丐。

赛斯几步冲上前,一只手揪起对方的领子,另一只手握成拳就往他脸上冲。揪着领子的手一松,这个大少爷就直直的向旁边倒下去了。
“啧,真是没意思。”
赛斯拍拍衣服,转身把书包拿上,扬长离去。
“算啦~简简单单的解决挺好的。”

一出巷口,就感到似乎有视线盯着他。
赛斯慌忙四周观察,无果。周围基本上没什么人。
“啊哈哈……大概是我的错觉吧……?”
刚刚……好像看到了那个严肃的会长……?
赛斯在原地一愣,随后又看了一遍,证实了自己刚刚看到的是错觉,然后放心的吹着口哨走了。

――神明大人,无论怎样都好,帮我结束这场闹剧吧。

之后的一个星期,他又遇到了麻烦。
也许是神明又一次听到了他的愿望吧……

“啧,听说很能打啊,臭小子。”不知从哪里来的一帮混混,在另一个大少爷的带领,也跑来找他麻烦。
只是,这次可就有些难解决了。
“哦~呀?又来一个浪费我时间的小子。”
“口气不小,这次到看你怎么应付。”大少爷倒也不是很生气,“揍他吧。”

现在可不是只有十几个成年男子了,而是一倍的数量。
赛斯再一次把书包丢一边,缓了缓筋骨。
“这数量,有点多了啊……真麻烦……”
他低语着,躲开一个又一个人的攻击。找到空挡的一刻,立即将拳头攥紧挥了过去,抬腿一脚踢到对方的肚子上。
几十个人对一个人,未免有些太耗体力了。

“呼……呼……好累。”
赛斯趁那一堆人不敢靠近他的时候,弯下腰休息休息,一边抬着头,海蓝色的眸子冷冷的透过眼前过长的碎发盯着每一个人。
“不行……要找机会逃……”

“喂,你们在干什么。”没有感情的低吼,让在场每一个人都向巷口看去。
赛斯擦了擦眼镜,重新戴上。
可不嘛,正是咱们的学生会会长……那个什么华来着。
“呃……会长……”
这个大少爷开始慌了。
“我只是……只是看戏的而已……”
“你,是x班的A同学对吧。”
“呃……是……”
“你走吧。”
“啊……啊?”这个大少爷愣了一下,随后欣喜若狂的飞奔离去。

“怎么办,老大。”
“啧,反正都收了钱,也不过多来了一个小鬼,怕什么。”

赛斯不是很明白这个平日冰冰冷冷的会长,这会要帮他。
而且,还很厉害。
在两人无声的配合下,总算把那群混混打跑了。

“你还挺厉害的嘛,那什么华……”
赛斯很自来熟的搭上对方的肩膀,下一刻却被打开。
“我叫晏华,还有不要随便碰我。”
“什么嘛~不碰就不碰。”

说来这之后,也没有人再去敢找他麻烦。

――神明大人,谢谢您又一次听取了我的愿望。

――――――――――――――――――――

回忆结束。

“所以说……我到现在还不是很懂为什么华仔一来就再也没人找我了――虽然很开心就是了。”赛斯身子一歪,搭上晏华的肩膀,等待自家恋人的答案。
“就算他们再厉害,一旦说要告诉家长,都会害怕吧。”晏华嘴角一勾,“既然是学生会会长,自然有他们父母的联系方式。”
“quq华仔你果然对我是真爱,来来来,给我亲你一口。”
“……好”
于是晏华捏着赛斯的下巴,往对方嘴唇上亲了一下。

指挥使:!!!这狗粮我吃!
薇拉:哦妈的死给。
怪物:(嗷)……你们还不打我就要闹了!

沉默x4
于是怪物很开心的得到了一顿毒打。

“两位还发狗粮不。”
“……”x2
“队长,正经点。”

指挥使在被1.2s和被神杖锤的边缘疯狂皮。
“别闹了,队长,他们已经在去第八层的路上了。”
“哈?你俩真是重色轻指挥使!”

·把肝榨干写出来的东西在正常文笔的路上越走越远……
·感谢观看。
·不足以评论指出。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