枢木睦月后援会会长州夜

休息三个月再回来写文。

【晏赛】记忆殿堂·4

·晏赛
·私设出了赛斯的记忆殿堂
·真·记忆殿堂(有赛斯成为神器使前的回忆)
·相信我,真的不虐!(阴笑)
·女指挥使大佬设定。

―八层―

――――――――――――――――――――

自那个叫晏华的学生会会长出手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敢跑去挑衅赛斯。

“虽然说没有人来找我麻烦是很好啦,但是总有种不好的感觉。”
当赛斯在走廊上看到晏华看他第102次的时候,他想着。
他开始对这个冷冰冰的奇怪的家伙有些讨厌。

不过他也不在乎。
“肯定是嫉妒我帅。”
于是再一次遇到晏华的时候,赛斯抬着头也不看对方直直的走了过去。

“晏华同学,可以请教几个问题吗?”
“晏华同学,我也有数学上的问题呢。”
“晏华同学……”

另一个赛斯讨厌晏华的原因,是基本上学校里的可爱妹子都围着他转,而且他还一脸严肃的拒绝了妹子们的请求。
即使赛斯在学校里的人气也不低,但如果两个人站在一起的话,看来还是晏华受欢迎一些。
这个问题,他就不能不在乎了。

幸运的是,他终于在放学的时间逮到晏华一个人在校外独自行走的时候了。

――神明大人,这次可要保佑我能好好教训这个家伙。

“喂,那什么华。”
对方无动于衷。
“喂,本大爷叫你呢,那个……呃……烟花?”
“是晏华。”
对方的语气有些生气。
“对!那个晏华!我们打一架!”
“容我拒绝。”
“这可不是请求啊,会长。”
赛斯几步跨上去到对方跟前,转身把拳头挥过去。
“啧。”
晏华倒是冷静的很,身一侧,躲了过去。赛斯这会气了,把书包丢一边,一个劲的朝对方打,结果都被躲开了。
“我lhxlydhxi……”
于是张口就是素质12连。
“我说你小子就只会躲吗?”
“呵。”
对方听了也不恼,只是冷笑一声,不紧不慢的放下书包。
两人开始了二人转。
“小心别被我打惨了。”
晏华向前跨上一步,一拳,打在赛斯的腹上。
赛斯一懵,很快胸口也被打了一拳。
“咳咳……”
抹去嘴角的丝丝血迹,向面前的家伙咧嘴一笑。
“这就对了嘛。”

那次之后,赛斯忘不了对方将他打趴在地上时,晕过去之前,他所看到的那对冰冷的眸子中的嘲讽。

――真是个讨厌的家伙。

――――――――――――――――――――

回忆结束。

晏华和赛斯对视好一会,谁也没有说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现在想知道晏哥当时是怎么想的。”
指挥使毫无形象的笑着,在被1.2s的边缘皮一手。

“我在想,这小子真是自讨苦吃。”
沉默了一会,晏华开口说道。
“华仔!什么自讨苦吃嘛!我生气啦!”
赛斯转过身去,背对着晏华。
“回去补偿你一瓶红酒?”
没有回应。
“那……这个月的工资不扣。”
没有回应。
“……”晏华可没有想到酒和工资都哄不回来,想了想,上前,亲了亲对方的脸颊。
“再亲一下就不生气了。”
看来,神之头脑的数据库该将‘如何哄老婆’这一块更新一下了。

“晏哥,您这哄老婆也要看场合啊。”指挥使捧着不知从哪里来的狗粮大口吃着,“您二位不明显欺负我没对象么。”
“……”x2
“我想,你需要试一下1.2s。”
“或者尝尝我这羽蛇神杖呗。”
“对不起!”
“队长,你就不应该皮。”
薇拉戴着也是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的墨镜,脸上是淡定的表情。
“薇姐,有多一副墨镜吗。”
“我想现在不太需要。”
薇拉把指挥使抱起来,放到高处安全的地方。

赛斯有护盾可以用,随时还能奶,而薇拉是个坦克,第八层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只是对于身为射手的晏华,第八层就是个噩梦。
“华仔我明明开了护盾你怎么就躺下去了。”
“闭嘴。”
“大概是因为射手血薄。”薇拉一语道破。
“哈哈哈哈哈哈华仔你也有今天。”
“……再皮你今天晚上等着瞧。”
“对对对对不起华仔!”

成功的打完了第八层,晏华也给满血复活了。
“晏哥,要不我给你升点生命好了。”
指挥使打开终端,call了几个神器使去打万神殿。
“华仔,以后你被蹭了下血皮我就给你奶。”
赛斯拍了拍晏华的肩。
“那我就负责把怪物和你拉开距离。”
薇拉面无表情的说着。

“……正好三个人,不如1.2s好了。”
晏华看了看大招能用,举枪。

“别被吓到了哟!”
赛斯开了大,三个人很有默契的逃出第八层,往第九层跑去。
“赛皮皮/不良神官,没想到挺机智的。”
“当然。”

―九层―

――――――――――――――――――――

高考完了,昔日的同学也就各自散了,有缘的,就在大学相见。

赛斯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上辈子做了坏事然后这辈子就倒霉。
他在新生接待处看到了晏华。
他低头看了三遍录取通知书,再抬头看了三遍大学校名。
顿时觉得人生黑暗。
于是素质12连在心里重现。
“唉……神明大人你真的爱我吗。”
他看着晏华终于往教学楼走了,这会才跑去新生接待处。
“赛斯同学,欢迎你来到A校,你可以先看一下你想选的专业。”
“好,谢谢啊。”

反正再怎么倒霉,也不会选上同一个专业吧。
他想着,在布告栏看着。
“神学是一定会选的……然后,学多几门外语也是不错的……”
目光在布告栏上游走着,最后停在音乐系上。
“如果唱的圣歌不好听的话,神可更不会喜欢我的吧。”

“我想我……现在换专业还来得及吗。”
上外语课的教室里,他远远的就看见晏华坐在第二排。而且晏华看了看旁边的空位,又看了看他,意思让他坐过来。
“我我我我我c……不是很想过去但是总觉得不过去就会死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赛斯踌躇了一会,视死如归的走了过去,坐下。
“真巧。”
“是、是啊……哈哈。”
“你选了其他什么专业吗。”
“啊……啊?神学还有音乐……”
“嗯,知道了。”

这一节课,赛斯上的有些心不在焉。
是因为见到了讨厌的人……吗?

几个星期下来,他开始觉得晏华这家伙也不难相处,于是顺便取了个‘华仔’的简称。
“难怪会有那么多小姐姐喜欢他啊……搞得我也好像开始喜欢他了……”赛斯说完然后愣了一下,“呸呸呸……刚刚说什么呢我。”

――同性恋可是被反对的啊。

每到周末,赛斯总要从宿舍溜出去玩,晚上去酒吧喝上几杯。

“啊~都这么晚了……”
赛斯从酒吧出来,看了看冷清的街道和马路,手上还拎着一瓶酒,悠哉悠哉的向宿舍走去。半路,他听到前面的小巷有点吵,便过去看看。
这一看,可不是嘛,一大群像是地头蛇的家伙围着一个看起来挺熟悉的男人。
赛斯揉揉眼睛,再瞅瞅,哟呵,晏华。
“算了反正这家伙肯定可以把他们打趴的。”
于是躲在一边看戏。

“喂,你就这点钱?”
“可不是嘛老大,他的手表可是名牌啊。”
“鞋子也是。”
“呵,算你们有见识。喂,小子,拿给我吧。”

赛斯以为,那家伙会把那群人打趴就走,结果呢……是老老实实的拿下来递过去。
“我c……忒老实了吧。”
大概是醉了,看到这就挺冒火,于是冲出去把外围的家伙一个个打趴扔一边。
“你干什么呢,上次见你打我打的那么来劲这次怎么就乖了啊!”
一路杀进晏华身边,冲他喊着,然后看他半醉的眼神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我x的,都把东西放下给我滚,不然一律打残!”
地头蛇老大看着倒下的手下们,暗道这家伙不好惹,便放下东西走了。

“谢谢。”
“哈?你到底醉没醉。”
“没有。”
“……那把鞋子穿上。”
“赛斯。”
“啥啊?唔……!”

赛斯的脑子开始当机,直到肩上的沉重才让他回过神来。唇上的温热依存,提示着他刚刚发生的事。他顿时想把晏华这家伙扔出去。
“华仔你干什么呢!”
没有回应,只有对方的呼吸声。
“啊啊啊啊会遭神罚的吧……”
随后低头看着搭在肩上的熟睡的脸,自己却突然害羞起来。
“反、反正只是亲一下,又不是喜欢……不不不不会遭到神罚的……吧。”
真是要命。

后来赛斯开始躲着晏华。
“啊……不想再见到他了。”
赛斯坐在天台上,像只慵懒的猫一样晒太阳。
“你不是说只是亲了一下,又不是喜欢,没关系的吗。”
熟耳的声音让他登时蹦了起来。
“华、华仔……我……”
“既然如此,躲着我干什么。”
两个人沉默了良久。

“我怕我……真的会喜欢上你。”
赛斯别过脸,说话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刚好可以落入两个人的耳朵里。
“而我的信仰,不允许我做这件事……”
“但你的信仰所束缚你的规定,也不过是人们定下的。”

这句话,不正是他被打破条例对欺负他的人大打出手的时候所想的吗。
“华仔……”
所谓神明的帮助,也不过是在正确的时间遇到正确的事或人的时候。

“我喜欢你。”他听到对方这样说。
“我……我也是……”他听到自己这样说。

――神爱世人,既然如此,您会允许我爱上一个我喜欢的人,对吧。

――――――――――――――――――――

回忆结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指挥使在薇拉怀里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哎呀我的妈啊哈哈哈哈哈……不行这个赶脚就是个乡村爱情故事哈哈哈哈哈……”
当她看着晏华和赛斯两个人都微红着脸的时候,笑得更开心了。

“神之暴风!”
“广域狙击!”
“woc等等等等等一下!我!错!了!”
指挥使一秒认错。

“华仔既然喜欢我的话就早点说嘛。”
“早点说晚点说,你不都要纠结。”
“早点说就早点纠结。”
晏华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把赛斯搂在怀里。
“难道要在你讨厌我的时候说吗。”
“嗯……好嘛。”

“薇姐你这墨镜挺好的。”
“当然。”

巨龙在旁边看着这一对百合一对基,吼了一声,提高自己的存在感。

“……”x4

“锤它!”
指挥使一声令下,三个主力冲上前开招就是锤。

龙:我惹你们了吗要这样对我QwQ

“我说,我对你们这么好你们都不爱我。”
指挥使翻着终端指指三个主力身上的好装备。
“……”x3

“爱,当然爱了,指挥使大人。”
“队长你还有我呢。”
“……我会努力督促你工作的。”

“嗯……???晏哥你为什么是努力督促我工作啊!”
“嘿嘿~华仔只能对我说。”
“你们两个没点良心!”

·感谢观看。
·不足请以评论指出。
·最近打开电脑就是吃鸡,根本没有心思在更文上……

评论(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