枢木睦月后援会会长州夜

休息三个月再回来写文。

【晏赛】记忆殿堂·5

·晏赛
·私设出了赛斯的记忆殿堂
·真·记忆殿堂(有赛斯成为神器使前的回忆)
·相信我,真的不虐!(阴笑)
·女指挥使大佬设定。

在十层的门口,指挥使突然停下脚步,三个主力疑惑的回头看她。
“终于打到第十层了……但是我突然莫名其妙有种不想被虐狗的心情。”
三个主力互相看了看对方,赛斯和晏华两个人想薇拉点了点头,薇拉也点点头以示明白。
“哎!干啥呢!薇姐!放俺下来!不――要――啊――!”
“干的不错。”两个男人默契的对薇拉举了个大拇指。

―十层―

――――――――――――――――――――

大学之后,昔日的舍友聚在一起吃了一餐饭,聊了聊,也就各奔东西了。

“华仔,你想好要做什么了吗。”
“公务员。”
“啊……也是啦……我就老老实实的会教堂做神官就好啦。”

赛斯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趴在大腿上的猫咪,晏华就坐在他身旁。

这个时候的赛斯,俨然是一个成年男子,但笑容常驻的脸上还可以看见一点孩子气,海蓝色的眸子越发明亮起来,穿着时常都是很随意,衬衣的领子总是大开着,脖子上的十字架还在。

他眯着眼,望着正在落下的夕阳发愣,随后又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转头看向身旁的男子。
“那我们还可以随时随地的见面吗。”
他看见对方愣了一下。
“应该……可以。”
“什么嘛……”
他又把头面向夕阳,继续抚摸着腿上的猫咪。

最终他们还是分开了,一个去了政府的机构工作,一个回了教堂工作。

“华仔,要好好照顾自己哟。”
“这话,应该对你自己说才是。”

赛斯目送晏华坐上车离开,良久,他伸了个懒腰,慢慢悠悠的走回教堂。

――神啊……今天就这样送他走,你说他会什么时候再和我见到面呢?

神官的工作对他来说是枯燥了些,每周向神明祈祷,每天给予有困难的人帮助,每月向贫困人民发放一定的食物和钱,有的时候还要去给信徒们讲道。
“啊――好无聊~要不call一下华仔好了……”
赛斯躺在床上,拨弄着手机。
“啊……华仔……华仔……找到了!”
可拨过去,并没有人接,他又打了两次,亦是如此。赛斯无奈的把手机扔回床头柜,望着天花板发呆。
“大概是华仔太忙了吧……”
他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把神官服脱下来随手挂在一旁的椅子背上,然后又躺下来把被子往身上扯了扯,看着窗外的夜色。

很快,这件事就被教堂越来越多的工作冲淡了。

世界被突如其来的怪物侵占,所有电子屏幕上的显示着一个神秘人,似乎她就是操纵者。
『嘻嘻嘻,让我看看,你们是如何拯救这个即将被毁灭的世界吧。』
紫色的云雾盘绕着上空,‘神’的笑声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怪物的嘶吼和人类恐惧的叫喊。

“啧……该怎么做……”
赛斯皱着眉听完了那一句话之后,他看着街道上的人们慌乱的四处逃窜,有些束手无策。
他把窗帘拉上,换上神官服,考虑着要不要回教堂。
“我可是个神官。”
长叹一口气之后在家随便找了根扫把,把扫把头拔下,拿着杆子,拧开门把。危险的气息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他看了看四周,确认没有怪物之后,便向教堂的方向跑去。

路上,坍塌的楼房形成一处处废墟,他小心着周围的一切。
“这个时候军队去哪里了?”

“救救我和我的孩子!”
路过一处的时候他听到有女子的叫喊。
他一愣,立刻向那个声音跑去,透过一处空隙,他看见有人在一处瓦砾里面。
“你等等!我马上救你!”
将杆子丢在一旁,开始清除那一块的瓦砾。
“啊……好重……”
汗水把头发濡湿,把衣服也一同染湿,指尖传来的疼痛告诉他,他的手指被磨出血了。不负努力,他最终把废墟里抱着孩子的年轻母亲救出来了。
“谢谢你,神官先生!”
“不用。”他抹了抹额头的汗水,笑着,“我来护送你去教堂那边避难!”
“好、好的。”

重新拿起杆子,拉起女子的手继续向教堂的方向跑去。却不料后面跟了一帮怪物,他看了看身后,对女子说。
“教堂就在前面,神明就保佑你们平安到达的!一直跑不要停!快去!”
“神官先生,你呢?”
“我一会就到!女子和孩子优先不是吗?”
“谢谢你,神官先生!请你小心!”
女子再三回头,还是直接跑去了教堂。
赛斯看着她离去,长叹一口气,转身想要抵御怪物们的前进。
“只要……只要撑到她们去到那里就好……”
木头杆子终究是抵不过怪物们的利爪,他转身想跑,却被封了后路。
“我想她们已经平安到达了那里吧。”
“我的生命就到此为止的吗……真可惜啊……没能在这之前再见上华仔一面。”
疼痛如期而至,血液从被撕开许多口子的身体上迸发而出,染红了雪白的神官服,脖子上的十字架被鲜血淋浴,原本映光的海蓝色的眸子现在逐渐暗淡下去,全身的力气仿佛被抽走一般,直直的倒在了水泥地上。
闭上眼睛之前,朦朦胧胧之中他依稀听见了晏华还在喊他的名字。

――神明大人,我还……不想那么快死去……在见您之前我还有一个人想要见到……

――――――――――――――――――――

回忆结束。

“那之后呢?”指挥使摘下墨镜。
“之后啊,我就死了啊。”赛斯轻描淡写的说着。
“那你怎么成为神器使的……?”指挥使把墨镜还给薇拉的手微微颤抖。
“哦~你说这个啊。死了之后大概是见到神了,朦朦胧胧的只感觉到眼前一片金光,在仔细一看,是金色的羽翼在我面前展开着,身体意外的很暖和,等我有意识之后,就发现我自己还活着,手上多了根羽蛇神杖。”说着,他晃了晃手中的神杖。
“……神奇。”指挥使半天憋了一句,然后她看向晏华,“晏哥,你嘞。”
“在办公室批改文件的时候遭到怪物攻击,用手枪打退了好几个怪物之后,左眼就开始有现在这样的花纹长出,枪也不知不觉变成了手中的荷鲁斯之眼。”晏华说的简洁明了。
“啊……为什么公务员还有手枪……”指挥使抽抽嘴角,看向薇拉。
“被军队派遣上阵战斗,在死亡的边缘拥有了神器使的力量和武器。”薇拉回答的更加简洁明了。
“……我去……都那么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吗。”指挥使想了想自己是怎么来的,突然觉得有些丧。“不用了薇姐,我自己去jio落蹲着。”说着,她垂头丧气的走到角落,蹲着开始翻终端。

既然是赛斯的记忆殿堂,第十层的boss自然是赛斯,只是变成了活骸的样子。
“哇哦,这么丑的吗,天哪我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大概这个活骸通了灵性,生气的举起神杖向赛斯奔来。
“等会!咱们自己人!自己人!哎呦别!”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让你说他丑。”指挥使闻声看到了这一幕,差点笑的坐在了地上。
“我去我鬼知道他听得懂啊!”
赛斯一边躲,一边喊。
“你俩倒是帮我啊!”
“……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晏华开始有些要笑的冲动,但努力绷住脸让自己正经点。薇拉点点头表示同意。
“哎!你们这合伙卖队友啊!笑完了我的黑历史还不帮我!”
另外三个人觉得这话有道理。

“广域狙击!”
“死亡轮舞!”
“神器升级!”

活骸就这样倒下去了。

“……要我给你们打个666吗。”
“不用了谢谢。”x3

“嘛,这新衣服挺适合的。”指挥使看了一眼,转过头努力让自己不笑。
“啊……嗯……没错。”晏华看了一眼,差点要把自己人设笑崩。
“今天天气不错。”薇拉看了一眼,没说其他的,直接转过身去望天。
“……我可以换回我新年穿的那套衣服吗。”赛斯绝望的哀嚎一声,直直的跪在指挥使面前。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不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指挥使晃晃手里的终端,残忍的拒绝了。

赛斯不情不愿的穿着一身粉嫩的、富有少女心的新衣服在指挥使的带领下被晏华拉回中央庭并得到了更多的笑声。

―end―

·感谢观看。
·啊我终于写完啦~(给自己洒fafa)。
·不足请以评论指出。



评论(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