枢木睦月后援会会长州夜

休息三个月再回来写文。

【晏赛】Candy Kiss

·晏赛
·背景是中央庭全员都在学生时期,学校名叫中央高校学院(对,我是认真的)
·一个公开处刑的吻
·晏华赛斯公开恋人设定
·大家都是18岁,说话成熟点

最近中央高校学院的校长不知道发了什么疯,爽快的给学生们期末考试完之后去旅行一趟。这可把学生们开心坏了。
据说旅行的地点是校长中了个一千万的彩票后一高兴买下来的海岛。

说到海岛旅行,不可少的自然是晚上聚在一块玩游戏――瓶子指定版的king game。

S―1班的学生们围成一个圈坐下,在旁边摆上火堆照明,圈的正中央摆上一个向喝酒的老师要来的空酒瓶。
“嘻嘻,每个人都要参加哦!”
爱缪莎不怀好意而又不失优雅的笑着,一边洗着手里的牌。
“哈――?就不能不参加嘛……”
赛斯大大咧咧的靠着正在看书的晏华随意的坐着,一边玩着手机一边嘴里嚼吧着一颗糖果,提着慵懒的声音抱怨着。
“不――行――!”
结果惨遭女生们默契的拒绝。

爱缪莎笑嘻嘻的转动了酒瓶。
瓶口指过每一个人,最终停在安托涅瓦面前。
“阿拉,是我呢。”
“既然安托涅瓦是king,那么剩下的人就抽一张牌吧。”
爱缪莎手中的一沓卡牌经过每个人的面前,一圈下来,包括自己,正好发完。
这会,安托涅瓦脸上带着笑意缓缓开口。
“就让卡牌是数字25和47的人互相公主抱好了。”
璃璃子和安互相看了看对方。
“看我的吧!”
安一下就把身体纤细的璃璃子抱了起来,获得在座的各位一阵好评。
“唔……不知道抱不抱得起来呢……我会努力的!”
璃璃子长呼一口气,伸手分别揽住安的后背的膝窝,‘嘿’的一声,完美的抱了起来,获得的一阵欢呼和掌声。

再一次转动酒瓶,这回是钟函谷。
“哼哼――小家伙们都给我小心了。”
他摸摸下巴,狡黠一笑。
“我掐指一算,让24和47,互相告白好了。”
奥露西亚很开心的站了起来看看另一个人是谁。
指挥使犹豫了一下,站了起来。
顿时周围掌声一片。

“呃……我……我……”指挥使看起来有点踌躇。
“指挥使,是男人就快点说!”不知道是谁突然来了一句。
“对!”于是一大片人附和着。
“喂喂――有本事你们来啊!”
顿时安静一片。

“我喜欢你哦~指挥使~要永远的在一起吗~?”奥露西亚摇摇头,先说了出来。
“啊……我我我我喜欢……你……奥、奥露西亚。还、还有……不用了我觉得。”指挥使磕磕绊绊的说完了这句话,然后快速的做了下去,捂脸。
笑声充满了这个被夜色覆盖的沙滩。

终于,不知道是第几轮,女生们面面相觑,默契的点点头。
当酒瓶停下的那一刻,瓶口理所当然的指向了爱缪莎她自己。
“诶……看来这一轮瓶子很喜欢我嘛~”
牌是她发的,自然知道谁拿了什么牌。
“15和36,kiss一个。”
不知道内情的人在哗然,知道内情的人在偷笑。

15和36正是边玩手机边嚼吧了不知道多少颗糖果的赛斯和正经的看书的晏华。

本来这两个人也不太在意这个游戏,拿到牌也是草草看了一眼就放一边去了。
这会一听到自己的号数时还没反应过来,愣着,直到第二遍才又匆忙看了一眼自己的牌。

“你你你说什么?什么跟什么……?”
“15――和――36――”
爱缪莎故意拖长了尾音,得意的笑着,狐狸尾巴有些藏不住。

“啊……希望36是个小姐姐才好呢~。”
他又提着那慵懒尾音说着。
“……我不是什么小姐姐那还真是可惜了。”
晏华‘啪’的合上书,偏头看着赛斯说道。
赛斯愣了一愣,看看晏华,又看看正狡黠笑着的爱缪莎。
“突然觉得自己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赛斯颓丧的像一只做错事的小猫咪,晏华看着他觉得好笑。
“怎么?我就不行?”
“行行行,当然行了――华仔。”

赛斯挪了挪身子让自己坐正,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发,倾身,亲了上去。
周围顿时一片欢呼声。
晏华可不愿意任何人抢走主导权,稍稍一发力,加深了吻。对方的齿贝并没有禁闭,也方便了他更进一步的侵略对方更深的城池。赛斯口里的糖果还没有吃完,晏华用舌头一挑,糖果便到了他的嘴里。
苹果甜一下就化开在他的唇舌中。
很甜。
赛斯虽然刚才被吻的晕晕乎乎的,但是他很清楚自己的糖果被抢走的,于是很不爽的就要抢回来。
两人的唇舌相交,激烈的水声在安静的人群里面被听的清清楚楚。
赛斯最终抢回了原本属于他的糖果,微微喘息着,脸上的红晕未褪,一边朝晏华得意的笑着。
“我赢了。”
“嗯。”
晏华宠溺的笑着,简单的回应了一下。
两个人对视着,看了看对方和自己一样的海蓝色眸子,默契的没有说话,随后继续做自己的事。
对对方的爱,潜藏于心,展现于眸。

其他人:对不起打扰了。

―end―

·感谢观看。
·不足请以评论指出。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