枢木睦月后援会会长州夜

休息三个月再回来写文。

【晏赛】腰

·晏赛
·晏华赛斯公开恋情
·今天份的晏赛candy~
·有点ooc了解一下

今天的会议,赛斯没有到。
直到会议结束,指挥使才匆忙的打电话过去,好一会才有人接。
“喂?赛斯吗?其他时间你翘班可以,但是今天有会议……”
“啊……我知道……”
电话那头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虚弱,指挥使有点慌了。
“赛斯,你没事吧?”
“没……我、我腰疼。”
对方说完又‘嘶’的一声倒抽一口冷气,指挥使一听,愣了一下,看向晏华。
“晏哥……你……昨晚干了什么……?”
“什么?”
正在低头整理的晏华疑惑的抬头。
“赛斯他说他腰疼……”
“……?”
“等会等会……不是华仔干的……你这个小家伙在想什么呢。”
赛斯原本虚弱的声音提了几度,有些沙哑。
“……哈?”
“昨天被你带着去中央城区讨伐,然后一个没留意利维利坦一爪子拍我腰上了,今天起来就腰疼。”他的语速很慢。
“这、这样啊……哈哈……呃……那你今天休息休息吧。”
“好……”
对方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听到给放假就开心的不得了的回应,只是沉闷的迎一声,就挂了电话。
“怎么了?”
晏华起身,把手中整理好的文件扔给指挥使。
“他说昨天被利维利坦那大块头给一爪子拍腰上了,今天早上一起来就腰疼。”
“我去看看他。”
晏华思索了一会,把工作丢给指挥使转身就走。
“哎……晏哥!别走……我一个人干不来啊……”
指挥使捧着一大堆文件,欲哭无泪。
“你们这些情侣真欺负人!”

赛斯把终端随手丢在一旁,继续躺在地板上,等待疼痛过去,一边在心里把利维利坦骂个千百遍。他尝试用力量治愈,可是没用,只能减轻疼痛,不能完全消除。他无奈的躺着,还好地板上铺着柔软的毯子,不用让他睡在冰冷冷的地方。

晏华开着车飙回了家,路上差点被牵着三只狗的警察小姐叫停开罚单。他可不管那么多,一路开回去,车随便一停,也不锁,就跑去开门,他记得早上出门之前没有锁门。
“赛斯?”
没有回应。
“赛斯?”
“我……在。”
虚弱的声音从客厅的一角传来,晏华这才稍稍放心了一些,于是走过去,将无力的躺在地板上的赛斯抱起来。
“啊……疼……”
“你……”
晏华想了想,赛斯也不是笨蛋,自然给自己用过了治愈能力,于是改口。
“要我给你按摩一下吗。”
“……好,轻点,华仔。”

赛斯的衣服还没有换,还是晚上穿的睡衣,就很容易把衣服下摆撩起来。他趴在床上,露出一截细腰,皮肤白皙,后椎分明,腰的线条弧度美好,晏华看着那截腰,深呼吸,努力不起什么别的心思,伸手按揉着腰上尽可能放松身体和减轻疼痛的穴位。
“哈啊……好疼……”
“唔……嗯啊……都说了,疼。”
有时候如果不小心按到什么地方,赛斯就不自觉的会发出轻喘,虽然这对他自己来说没什么,但是对于晏华来说,那就是像猫咪的爪子在一下一下的挠他的心脏一样,很难受,却又不敢轻举妄动。晏华实在忍不住了,便威胁他。
“你再出声,腰就别想要了。”
“唔……知道了啦。”
赛斯一听,把脸埋在枕头里,努力把声音被枕头吞掉。

之后的一个星期,晏华破天荒的请了假。指挥使苦不言堪。
“我讨厌你们这些情侣!!”

晏华这一个星期都是抱着赛斯过的。还好赛斯也不是什么特别傲娇嘴硬的家伙,乖乖的窝在晏华怀里,半睡半醒着,时不时给自己用技能治愈几番。

倒是晏华这回温柔了一次,什么要求都给答应了。
怀里的小神官说要吃什么,他就做什么;说要喂饭,他就喂;说要亲亲,就温柔的在对方唇上落下一吻……

一个星期之后,赛斯也终于可以好好的自由走动了,但有时候还是会有点疼。

大概是因为晏华高他一些,每次赛斯把自己全身的重力压在晏华身上,把头靠在晏华肩上,身体相贴,腰也就没那么疼。他把这个发现的方式告诉了晏华,晏华想了想,点点头同意了。
于是赛斯腰疼的时候,他们经常这样做,反正全中央庭都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自然没什么所谓。
就是有点伤了单身狗的眼睛。(@指挥使)

不幸的是――

“哎,晏哥,我帮你把这一个星期的文件全搞定了你看……”
指挥使搬着一大摞的文件,一边吃力的推开晏华办公室的门把文件搬进来,一边说着。
“……”
当他看到赛斯紧紧搂靠着面无表情看着他的晏华的时候,心里顿时来了个素质几十连。
“赛皮皮,你看这光天化日之下,这样不好吧,像个小孩子抱着自己的父亲一样。”
指挥使试图挽回自己身为单身狗的最后一丝尊严。
意料之外,晏华没有给他1.2s警告,赛斯也没有给他一个神杖警告。
赛斯撑起自己的身子,看了看指挥使,不怀好意的一笑,然后转头看向晏华。
“华仔,人家想要个亲亲。”
“……”
晏华二话不说就在对方唇上落下一吻。
然后两个人看着指挥使把门给摔出整个中央庭都听得见的响度。
“晏哥你变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我最讨厌你们这些情侣了!!!安!我需要一个抱抱作为安慰!!!”
以及传遍中央庭的指挥使的哀嚎。

―FIN―

·感谢观看。
·不足请以评论指出。




评论(3)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