枢木睦月后援会会长州夜

休息三个月再回来写文。

【晏赛】Neko的耳朵

·晏赛
·关于赛斯的猫耳饰品
·neko是猫咪的日文发音
·都是文明人,在脑子里开车就行
·今天的指挥使又在1.2s的边缘疯狂作死(不他已经死了吧(笑)

早晨的太阳终于晒到屁股的时候,还在睡梦中的赛斯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了,好一阵子才不情不愿的起来开门,用满眼怨恨看着面前满头大汗的指挥使。
“队长――今天人家放假诶……”
“知道知道,我不是叫你去工作的。”
这会赛斯诧异了,半醒半睡的眼睛里都是疑惑。指挥使不怀好意的一笑,一直藏在背后的手拿了出了,手上拿着一个猫耳挂饰。
赛斯低头一看,顿时眉头一皱,发现事情不对劲。
“哈哈……赛斯……你看你是我的首席神器使,就……”
“告辞。”
‘砰’的一声,赛斯反手就把门关上了,留下还没反应过来的指挥使在门外。指挥使盯着那白色的大门眨了眨眼,伸手又去敲。
“赛斯!爸爸!开门啊!求你了!!戴一下不会怎么样的!!!”
“会!!!”
指挥使被赛斯这有气力的一吼吓到了,然后收手在赛斯家门前徘徊了一会,悻悻的回了中央庭。

指挥使坐在办公室里,一边看着桌上的猫耳饰品发呆,一边感叹着。
“哎……我还以为赛斯这么喜欢猫咪,会很开心地戴上去呢……不行!我一定要给他戴上!”
于是指挥使一拍桌子,收好饰品,出了办公室。恰好,在走廊遇到了一边聊着一边迎面走来的爱缪莎和安托涅瓦。
“啊呀,是指挥使啊~早上好啊。”
“啊……嗯,早上好。”
指挥使日常躲开爱缪莎要摸头的手,沉思了一下。
“你们刚刚在聊什么呢?”
“看这个。”
安托涅瓦说着,从宽大的袖子里拿出一份像是计划书的东西。
“出于你这次解放了全部的区域并收集到了全部的黑核,我们打算举行一场庆功宴。这个是计划书,正好想拿过去给你看看。”
“哦?我看看。”
指挥使接过计划书,翻阅着,翻到关于购置酒和其他饮品一类的那一部分的时候,指挥使停下手,沉思。
“有酒?”
“是的,但是指挥使不可以喝哦。”
“我知道――不是我喝,我想灌醉一个人,不,神器使。”
两个女人面面相觑,然后用一种特殊的眼神看着他。指挥使看着她们的眼神,慌忙摆手。
“不不不不是你们想的那些东西!你们听我说……”
指挥使看了看四周,把自己想要灌醉赛斯然后给他戴上猫耳饰品的计划告诉了她们。他一边讲,一边看着这两个女人的表情从优雅到不怀好意最后到邪恶,他还是硬着头皮讲完了。
“……觉、觉得怎么样……”
“很好,我们会协助你的。”
然后他又看着这两个女人的笑容变回了优雅,都拍了拍他的肩膀,一个踩着高跟鞋大跨步地走了,一个坐着方舟飘飘然的也一起走了。
指挥使看着她们离开的方向,是……女神器使的……专属会议室……???
“我是不是搞得有点大了……”
但是这时候他再后悔也迟了。

第二天晚上的庆功宴就这样开始了。
人们欢快的唱着歌跳着舞,给这位伟大的指挥使敬酒。指挥使举起装着饮料的杯子,一同庆祝。礼炮被拉响,彩色的纸花飘落。
女神器使们听到了礼炮的声音,就知道要开始行动了。

晏华刚喝完五杯红酒,看了看旁边一堆的空酒瓶,有点纳闷今天的酒喝的是不是太快了的时候,被安托涅瓦叫去仓库拿多一些酒来。
安托涅瓦温柔无害的笑容成功把晏华骗走了。接下来,就是要灌醉赛斯了,当然,这个工作,可是简单的很,毕竟看一下现在的赛斯,正举着酒杯畅饮,露出来的皮肤可以清晰的被看到染上了淡淡的粉红色。

“赛斯先生,要和我们一起喝酒吗?不用担心,这是作为指挥使的首席神器使的特权哦~”安托涅瓦温柔无害的笑容又成功骗了一个人。
“唔?好啊好啊!嘻嘻嘻~没想到作为首席神器使还是不错的嘛!”
赛斯手里的酒杯,被每一个人都用酒倒的满满的。一杯又一杯的下了肚,赛斯喝得有些晕晕乎乎的,脸上的红晕加深,眼眸看起来有些朦胧,说话的时候也开始口齿不清。
“唔……你们的酒量真好啊……”
说完,就睡了过去,头靠在了安托涅瓦的肩上。
实际上……女神器使们并没有喝多少酒,几乎就是每个人拿着一杯酒,时不时撮上一两小口,所以一个人都没有醉。
指挥使远远的看完了这个过程,然后转身喝了一大口饮料。
“天啊……女人真是可怕……”

“队长,你的机会来了。”
艾露比扯着指挥使的袖子,来到睡的死死的赛斯面前。
“真、真是谢谢你们了……”
指挥使犹豫了一下,看了看门口和会场,确定没有晏华在之后,把挂饰拿出,轻轻戴在赛斯头上,女神器使和指挥使不约而同的拿出终端拍了下来,然后随手让奥露西亚用红缎带给捆个严实,再让安托涅瓦一个技能给送回家去了,然后又不约而同的散去,仿佛没有发生过这件事一般,整件事快速利落。

宴会仍在继续。

“安托涅瓦,我已经搬回来了。”
晏华把一箱红酒放在桌上,拆封开,任由人们拿取。
“真是辛苦你了,晏华,那么也请好好享受这个宴会吧。”
“好的。”
晏华总觉得,今天晚上有点奇怪,但是又不知道哪里奇怪……大概是喝了酒的缘故吧。
“赛斯呢?”
他突然又想起什么,站起身在会场里面用荷鲁斯之眼搜寻着。一圈下来,无果。
“指挥使,赛斯他人呢?”
他一把抓住经过他面前的指挥使,问着。
“啊?啊……赛斯他回去了,说是很困想要回家睡觉来着。”
“你……”
“放心啦,才打了电话问他到家了没有,结果被抱怨打扰他睡觉了。”
“……知道了。”
晏华看着指挥使正直的脸好一会,点点头又坐了回去。

“哎呦我的妈……吓死我了。”
指挥使走到天台,转头看了一眼晏华,确定没有起疑心之后,才长叹一口气。
“不错嘛,说谎一点也不带脸红紧张的。”
艾露比走过来,用手肘戳戳他。
“我现在开始担心我明天还能不能活着。”
“如果晏华真的开大招了,我就让露露一个星辰眩晕他,让奥露西亚给他捆红缎带。”
爱缪莎很可靠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指向一旁双手拿着星辰的露露和拿着红缎带的奥露西亚。
“……既然这样,我就放心一把好了。”
指挥使迟疑的点点头,将手中的饮料喝尽。

又是一个太阳晒到屁股的早晨,赛斯又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了,终于起了床。
“啊……头好疼……谁啊……”
开了门,又见指挥使站在门口。
“早啊。”
“唔……怎么了嘛……队长……”
“摸摸你自己的头。”
“唔?!”
赛斯听话的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然后摸到了柔软的、熟悉的――猫咪耳朵,然后愣了,直直地看着指挥使。指挥使双眼凶狠的看着赛斯。
“不许告诉晏华这个是我干的,要是问起来,你就说是你干的就好。不然……你永远别想要工资了!”
突然凶狠的语气把还在醉意中的赛斯给吓到了,于是回答地结结巴巴的。
“我、我……不会告诉……的……我知道了……”
“乖。”
指挥使伸手摸摸赛斯戴着猫耳的脑袋。
走的时候,他乐滋滋的想着当时把赛斯灌多点酒是对的――他现在都还是醉着的呢。

于是赛斯就迷迷糊糊的顶着猫咪耳朵扛着神杖回了中央庭上班,然后被晏华逮个正着。
“你迟到了。”
“唔……华仔~这次就、就饶了我吧。”
“……不……你头上戴的是怎么回事。”
晏华刚开口,抬眼注意到了赛斯头上一抖一抖的毛茸茸的猫耳朵。
“这个……这个……嗯……是我自己戴的。”
“谁给你的。”
“我……我的。”
“好吧,你跟我过来。”
赛斯非常听话地跟着晏华走了。
指挥使躲在墙角,神情紧张,拽着安托涅瓦宽大的袖子。
“我我我开始慌了怎么办。”
“别慌,露露和奥露西亚在呢。”
“好……好的……”

晏华把门反锁上,用荷鲁斯之眼观察沙发上乖巧的赛斯,和他头上那一直抖啊抖的猫耳朵。

不对劲。
荷鲁斯之眼将信息反馈给了晏华。

他直径走过去,猛地把赛斯压在身下,被脱手的神杖掉落在地板上发出巨大声响。赛斯懵了一下,他下意识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
“华、华仔……我……对不起……不要生气……”
晏华看着对方惊慌的眼神,明白了自己的行为是过于突然了。
“你没有做错事情,不用道歉。”
“那……那华仔……唔……”
“告诉我,谁给你戴的。”
晏华俯身在赛斯耳边说着,温热的气息喷洒在他的耳边,引得身下的人微微的颤抖着。
“可、可是……他说……他说如果我说出去的话……我、我就再也没有工资了。”
晏华一听,猜的八九不离十了。
“除了我,没有人敢扣你工资。”
“唔……真的吗……?”
“不相信我吗?”
“我、我相信华仔。”
赛斯迟疑了一下,搂住晏华的脖子,在他耳边轻轻的说着。
“是指挥使。”
“我知道了。”
晏华从赛斯身上起来,伸手揉了揉他的猫耳,离开前又不忘在他的唇上落下一吻,然后赛斯就这样看着晏华提着狙击枪走了,他可能还没有意识到会发生什么。

“指挥使。”
晏华毫无感情的声音从指挥使背后传来,吓得他竖起汗毛。
“噫!!!晏、晏哥!”
“听说,那东西是你让赛斯戴上去的?”
“那、那个……听我解释……我……他……”
‘咔嚓’,是子弹上膛的声音。
“啊啊啊啊啊露露!奥露西亚!!救――我――啊――!”

子弹上膛,瞄准镜对准指挥使的头部。当三个黄色的准星圈重合时,子弹出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嗷!”
在中央庭里不绝的哀嚎在晏华的1.2s后停下了。

指挥使,卒,享年17岁。

晏华回到办公室,重新坐回椅子上打算处理文件,一抬头便看到坐在沙发上的赛斯,毛茸茸的猫咪耳朵一抖一抖,透过镜片可以看清赛斯的蓝色的眸子,以及和猫咪有些相似的瞳孔,他大概是和猫咪接触的多了,意料之外的很适合,喝醉酒后乖巧的样子就好像是一只变成人类样子却忘记把耳朵藏起来的猫咪。
他就这样看着,身体一阵燥热,摇摇头,扔下钢笔和文件,起身走到赛斯面前。

“华仔,怎么了?”
“……”
“嗯……?华仔?唔……别摸那里,好痒的……等一下,华仔……回家做嘛……呜啊……唔……哈啊……”

“现在的神器使都这样对自己的领导的吗!”
指挥使总算在安托涅瓦的帮助下顺利复活了,他伤心的坐在地上,嚎着。
“有对象了不起啊!!”

―Fin―

·感谢观看
·赛斯的猫耳饰品真是太可爱了QwQ,想r……(被1.2s)
·有不足请以评论指出






评论(1)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