枢木睦月后援会会长州夜

休息三个月再回来写文。

【晏赛】人设崩塌的一天

·晏赛
·没有备注了,以上
·你们要抓咸鱼写手和我州夜有什么关系

今天的会议,是由指挥使来讲。
会议开始没多久,指挥使就能在这个安静的会议室里听到熟耳的呼吸声,他下意识转身看向赛斯。
“赛斯,我说了多少次你……呃……”
“嗯?”
可惜,赛斯并没有像以往那样把文件盖在脸上就开始睡觉,而是一反常态直直地坐着,脸上的神情也是露出了少见的严肃认真,甚至连平时不好好穿的神官服今天居然是整整齐齐的,原本引以为豪的腹肌和锁骨现在一点也不露出来,乱七八糟的棕色头发貌似用梳子梳过,然后把额前的头发全给用发胶抹到后边去了。
“……真是见鬼了。”
先撇开赛斯的反常,那是谁在睡觉?指挥使慌张地挠挠头,审视了一圈会议室。
这一看,可不是嘛,睡觉的人居然是晏华,想不到神之头脑也有累的时候。
指挥使迟疑了一下,冒着被1.2s的风险走过去轻轻地敲了敲晏华面前的桌子。
“晏哥,咱这开会呢。”
“哈……?你们开会关我晏华什么事。”
咱这会中央庭开会不关你神之头脑的事?
指挥使抽了抽嘴角,忍着没有生气。
晏华这会才扒下脸上的文件,满脸困意和嫌弃。这下才发现今天的晏华的头发乱蓬蓬的,显然是没有打发胶,原本严肃的样子和杀人的眼神现在荡然无存,留下的只有慵懒,再一看,衣服也是随意地穿着,衣领开着,领带也只是挂在脖子上而已,风衣披在了肩上,不好好穿着。
“……???”
指挥使懵了,其他开会的神器使也懵了。他看了看赛斯,又看了看晏华。
“没、没事了,继续……继续开会,晏哥您睡吧。”
“哦。”
晏华又把文件重新搭回脸上,把头靠着椅子背睡觉。赛斯低下头继续看文件,对刚刚的事不闻不问。

会议总算在一阵尴尬的气氛下快开完了。
“那么,这最近的计划,没有问题了吧。”
“有。”
“呃……好,赛斯你说吧。”
“建议对于港湾区的讨伐,还是尽量增加幻力屏障,另外,增加情报局的建设,根据教堂的情报来看,希罗和伊斯卡里奥有问题,还有……”
指挥使开始先愣了一下,随后连忙抄起笔记录下来赛斯讲的不足。
这感觉……就像晏华在说他计划的不足……难道……?指挥使边写着,边想。

“那啥,赛斯,晏哥,你俩留下来先别走着。”
指挥使和安托涅瓦分别把这两个人抓住,按到椅子上。
“你……才是晏哥?”
指挥使指着赛斯,小心翼翼地问道。
赛斯听了问题,微皱着眉看指挥使,仿佛在看一个弱智。
“队长,你没有发烧吧,我是赛斯。”
指挥使愣在原地眨了眨眼,忽视在一旁偷笑的安托涅瓦,然后指着晏华。
“呃……那好……那么你真的是晏哥啊?”
“小子,不然你以为我是谁。”

“……”
面对两种回答,指挥使深深地陷入沉思。
这个世界终究是要变了吗。他想着,转身就是把这两个反常的家伙拖到雷切尔的实验室去检查他个几番。

“啥?性格反转?有解药么……”
“暂――时没有哦~”
雷切尔把玩着手中的刷子,额前的护目镜上显示着一个颜文字的笑容。
“不过呢,这种情况很快就会消失的啦~哦对了,指挥使,你还记得他们上次出任务是在哪里吗?”
“啊……?应该是……哦对了!是在旧城区!”
“看来我猜的没错,旧城区因为废弃太久,黑核也因为被长时间放置没有得到净化,反而让能量扩散地更浓且广,影响了幻力的流动导致神器使的身体出现问题。 ”
“那就是等被吸入的能量散掉就好了?”
“没错~所以指挥使不用着急啦~”

指挥使还是半信半疑地拉着晏华赛斯走了。
“哦啊……终于可以好好地睡会了。”
“华仔,要认真工作。”
晏华刚散漫的躺在沙发上,就被赛斯略带生气地揪了起来。
“哎哎……别揪……疼……”
“起来工作!”
“好啦好啦,这不就来了嘛……”
“你……喂……干什么……我叫你工作……”
“亲我一口我就去。”
指挥使带着一脸‘我就不打扰你们小两口打情骂俏了’的微笑用力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晏哥,赛斯,打万神殿去了。”
如果不是要顾着讨伐区域没人手,指挥使才不会请这两个家伙呢。
“能不能不去啊……”
“华仔,不可以偷懒啊。”
“啧……好啦~去就是了……中央庭的工作真是压榨神器使……”
原来晏哥你也知道这是在压榨啊,平时怎么不说。指挥使脸上微笑,头戴无数十字。

万神殿第四十层。
“哈啊――这也太简单了吧……”
晏华随手三枪崩了几个怪物,完了把枪杆搭肩上,顺便打了个哈欠。
“你下次要是再跑去近战,我就不奶你了。”
赛斯抬手,把晏华手臂上的一道口子给合愈了,然后把刚刚因为战斗而凌乱的衣服扯整齐。
“哎哎哎……我不去近战了,不去了不去了。”
晏华慌忙摆手,请求赛斯的原谅,顺便笑着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队长,下次请不要让我再跟着你陪他俩过本。”
指挥使转头一看,薇拉的眼神里充满着杀人的目光,吓得他出了一身冷汗。
“不不不不不是……就、就这一次而已,一次,以后他们不会这样的了。”
“最好是这样。”

刷完了万神殿,接下来……处理文件?
指挥使看着睡死在文件堆里的晏华,登时想把晏华给爆锤一顿,单又出于怕被1.2s,只好把在教堂工作的赛斯拉回来。
“赛斯……不,赛哥,帮我……处理一下文件……”
“不是有华仔吗。”
“他……呃……这不又睡觉去了……我不敢叫他,怕被狙。”
“我知道了。”
赛斯扔下手中的信件,扛起神杖,把指挥使拉到小电驴的后座顺便给他一个头盔戴上,把神杖搭在车头,自己往驾驶座一跨。
“队长,抱紧我。”
“啊?哦……好的!”
指挥使连忙抱紧赛斯的腰,听着小电驴轰鸣两声,就飞快地驶上了公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太――快――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大概就是可以把一路的女孩子的裙子高高地掀起,然后连妮维开车也追不上的速度。然后指挥使的哀嚎就这样飘了一路。
“哎呼……不行……歇会……赛哥……你……上……”
指挥使无力地坐在地上,喘着气拼凑着词语说出了一句不太完整但是听得懂的话。
“……好。”
赛斯还想说些什么,抬了抬手,又放下了,然后转身进了中央庭。

一开晏华办公室的门,就可以清晰地听到睡觉时的微小鼾声,也可以清楚地闻到红酒的香味。
赛斯一个挑眉,踢开桌子旁边的空酒瓶,把睡死在如山一样高的文件堆里的晏华给揪了起来。
“哎哎哎……别揪……要窒息了……”
“上班时间睡觉,还喝酒……”
他看到指挥使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口,勾起一个笑容。
“就让队长把你这个月的工资扣掉好了。”
“哈――?别啊……”
看着赛斯严肃的样子和晏华一脸懊恼的样子,指挥使觉得有点好笑,心里又有点畅快。
这可是头一次扣晏华的工资呢。
“队长?”
“啊?啊我知道了……”
指挥使顿时来劲了,撒腿就往安托涅瓦的办公室跑。
“就算是因为黑核影响,也要按规矩办事。”
他对安托涅瓦说道。
据说晏华为此懊恼了一天,借此也一天没有批文件而在赌气睡觉。指挥使和赛斯只好无奈地把晏华拉夜宵店吃好吃的作为补偿。

“晏哥,还生气呢。”
指挥使把碗里的最后一串关东煮吃掉,用竹签开始剔牙,晏华嚼着食物,点点头。
“老板,再来一瓶清酒。”
赛斯毫不客气地又点了一瓶清酒,摆在晏华面前。
“喂喂――你们真是花我的钱倒毫不心疼。”
看了看钱包,指挥使怨恨地看着这两个人,随后把杯子里的果汁饮尽,叹了口气。
“唉……不知道这样还要维持多久……”
“嗯?”
“没什么,老板,再来几串鱼肉卷。”

指挥使看着两个人远去,一边往回走一边嘟囔着。
“最好明天就恢复原状吧……不然三观都快被刷新了……”
“啊……认真的赛斯果然还是很帅的……晏哥随性起来也很好看啊……突然又有种不想换回来的心情……”
“不不不……说什么呢我……我可不想被薇姐猛锤。”
“啊~好累,还是回去睡觉吧。”

大概是祈祷显灵了,这两个人总算恢复正常了。
“赛斯!上班时间不许喝酒!”
“哎呀哎呀~喝一点有什么关系嘛华仔~”

“果然……这样最正常了。”
指挥使看着他们又在打情骂俏的日常,再一次,脸上带着微笑心里素质n连,用力关上中央庭的大门。

――――――――――――――――――――

到月底改发工资的时候,晏华突然发现自己的工资莫名其妙被扣掉了,原因是上班时间睡觉和喝酒。
“……什么时候的事???”
他一把抓来指挥使。
“你干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不、不是……”
指挥使尽力让自己不笑,但是失败了。
“就、就……哈哈哈哈哈哈哈……晏哥……你……哈哈哈哈哈……真的做过这些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信……你、你问安托涅瓦……哈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
晏华作势要举起枪狙他,指挥使连忙住了口。

“啊咧?华仔你怎么也在这?”
“我来问点事情。”
“啊哈哈……真巧,我也是呢。”

“阿拉,是真的哦,晏华桑,还有赛斯先生。”
安托涅瓦飘飘然地从各种文件堆成的迷宫里飘到两个人面前,笑道,顺便把指挥使告诉她的原因和昨天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哦对了,晏华桑,他说就算是黑核影响,也要按规矩办事呢。”

看来,指挥使以后的日子可能不太好过了。

从安托涅瓦的办公室出来,两个人沉默地对视了一下,转而一笑。
“嘛~真想看看华仔昨天的样子……”
“可以。”
“哦哦哦?真的?”
“对。只不过……”
晏华露出了罕见的笑容。
“可是要报酬的。”
赛斯听了,刚开始站在原地看着晏华一愣,理解了之后脸马上变得羞红。
“什、什么嘛……华仔……你……居然是这样的人……”
“报酬是其一,报仇,也是其一。”

―FIN―

·感谢观看
·不足请以评论指出
·本来想写强受弱攻……可是……语文水平不允许我开车(难过x)

评论(2)

热度(33)

  1. 枢木睦月后援会会长州夜 转载了此文字
    如果有图我可能当场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