枢木睦月后援会会长州夜

休息三个月再回来写文。

【枢木双子】搭载着爱恋的纸鹤

·Twinkle Bell双子
·一个短打
·七夕快乐
·以上

七夕如约而至。
商业街在一夜过后突然特别热闹起来,来者居多是情侣或夫妻。

枢木皋月一反常态,闷闷不乐的坐在窗前看着街上来往的情侣。无论Pro桑怎么劝说安慰,毫无精神起来的迹象,便去求助ichu的各位。

【诶?皋月也有不开心的时候吗?】这是莱昂。
【说好笨蛋永远都很快乐的样子,原来是错误的啊。】这是蛮。
【这样说别人不对哦,蛮。】这是拉比。
……
【是因为睦月不在吧。】来自聪明人诺亚的发言。
【哎……还是诺亚比较靠谱啊。】Pro桑头疼的扶额,依照诺亚说的,她才反应过来,睦月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安安静静的坐在皋月旁边睡觉。
到底去哪里了呢?

……

枢木睦月穿着请便的衣服,戴着墨镜,站在神社前踌躇着。
【不知道有没有用……唔――好想睡觉……不行不行――!】
他轻轻的摇了摇头,随后走进神社。

七夕的时候,神社通常会出现贩卖千纸鹤的地方。
『千纸鹤可以将自己的心意在七夕这一天传达给自己的喜爱之人。』
这是睦月不经意在某本杂志上看到的。

从小体质不是很好,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养病睡觉,只有皋月陪在他身旁――他明明可以像别的孩子一样去玩的。
后来,有时候不适合他来做的事情,皋月都会一手包办――他明明也有很多事情要做。
直到每每看见对方无论是孩子气的笑容,还是做幼稚的恶作剧成功的时候展现的坏笑,心中未免会激起一点波澜,就好像平如镜的水面被一滴新来的水珠激起微小波浪。
【――可能这就是兄弟之间的情感吧。】
他当时想着。

时间越长,在别人眼里一向好似在睡梦中活着的睦月,终于‘醒了’。

当枢木睦月看见皋月和Pro桑离的很近的时候,心中升起的是不甘和愤怒的感情,但实际上Pro桑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这是为什么。
他开始慌张,皱着眉躲在了树后。
没有度数的镜片下的冰蓝色眸子里,高光暗淡了下来。

后来才知道原来那是皋月听到可以和他工作时候太兴奋了。
但是……为什么……

……

【――这是对对方的爱啊。】
那一夜的睡梦中,睦月似乎听见有人在对他这么说着。

【爱?】
他张口想要询问,却无人回应。

……

提笔,在红纸上写下了心中想要对皋月说的话,然后伸手交给了面前的和服女子。
女子接过,将红纸折成一个小巧的千纸鹤,栩栩如生。
【来,这是先生您的纸鹤。】
她轻放在睦月的手心里。
【只要将纸鹤送给对方,先生的心上人就可以收到您的心意呢。】
【谢谢你。】

【真的,会成功吗?】
枢木睦月凝望着纸鹤好一会,垂眸抿嘴,沉思了好一会,将纸鹤小心翼翼收进了衣袋里。

……

太阳即将要落到地平线以下了。

【我回来了,皋月――】
声音轻轻柔柔的,ichu们和Pro桑连同皋月闻声而望,站在门口的正是睦月。

【呜啊啊啊啊睦月你终于回来了――你再不回来我都要报警了呜呜呜……】
枢木皋月从椅子上蹦起来,几步跨到门口给哥哥来了一个熊抱。
心中的不安停下了。
【诶……我只是出去了一趟而已啦。】
【不行你以后出远门要带上我不然我会很担心的!】
【好~】
睦月摘下墨镜,冰蓝色的眼眸微弯,温柔的笑着。

Doki Doki――是心跳的声音
               ――是谁的心跳呢?

……

【来,这个是给皋月的。】
回到宿舍,睦月从衣袋里拿出从神社带回来的红色千纸鹤,递到皋月眼前。
【纸鹤?】
【因为今天是七夕。】

皋月不解地开始研究着纸鹤,最终很聪明地把纸鹤拆了。

『我的心,承载着对你的爱恋。』
『比起睡觉和Pro桑,我更喜欢皋月你。』

【所以……可以不要和Pro桑离的太近……可以吗。】
冰蓝色的眸子充满着羞涩和坚定。
白皙的脸颊染着红晕。

【我知道了,我以后不会的了。】
皋月抛开手中的红纸,上前抱住自己的哥哥。【而且,我也最――喜欢睦月了!】

……

搭载着爱恋的纸鹤,搭起了一座能通往对方的心的桥梁。

―FIN―

·感谢观看
·我可以要小心心吗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