枢木睦月后援会会长州夜

休息三个月再回来写文。

【晏赛】代替or被代替

·晏赛
·我永远写不出甜的发腻的文章(叹气)
·大概主要讲一个不良的成年神官如何变得靠谱。
·以上――!


『到底是你代替了他的人生,还是他代替了你的人生。』
―――――――――――――――――――――

『你喜欢吗。』

……

“你啊,什么时候才能学会好好工作。”
“要不然我就要扣你工资了。”

晏华平时总会对不好好工作在偷懒的赛斯说这两句话,然后就会听到赛斯的抱怨和低声哀嚎。
“每次华仔这么说都最讨厌了。”
按照赛斯的劣习,他可永远都不想听到这些话。

第0天,黑门展开。
指挥使和安托涅瓦齐心用全部的白核成功关闭了黑门,神厌烦了一次又一次的相同剧本,便放过了这个世界离去,还来一片安宁和平。
但是神明,
‘带走’了一部分神器使,包括中央庭的神之头脑。

如赛斯所愿,他再也听不到他最讨厌的话了。

……

黑门的后事处理人少了一位,在指挥使、安托涅瓦和爱缪莎一筹莫展的时候,沉默了很久的赛斯低沉的出声说会顶替晏华的位置帮忙处理,指挥使刚想说不用,赛斯又先开了口。
“嘛~只要是帮人,就是我们神官的工作啦。”
他笑了,脸上堆满了自信。镜片下的深邃的蓝色却毫无情感。映入他眼中的事物就好像掉入深海一般沉落,冰冷的不再像是原来这个不良神官该有的慵懒。

赛斯放下已经毫无用处只能拿来观赏的神杖,坐在晏华曾经坐过的办公室,桌子还是整整齐齐的,只是多了一层薄薄的灰。他取来干净的布,小心仔细的擦干净了桌面和桌子上的东西。
花瓶里的鸢尾花已经接近枯萎,就像他和晏华之间已经到头的爱情。
【绝望的爱。】
他一时愣了神,张口轻念这束失去原色的紫鸢尾花的花语。
“到底是谁把这束花放这里的。”
等回过神来,赛斯便伸手把那束花狠狠地抓起来丢进垃圾桶。
“华仔。”

……

赛斯变了,彻底的变了。

他开始从早工作到深夜,不苟言笑,为的只是不想再想起自己恋人的面容。
他不再接触酒类和美色,认真生活,他以前讨厌的那两句话,现在并不讨厌。

“赛斯,休息一下吧。”
“赛斯,变成工作狂可不好啊。”
“嗨,神官,你怎么不去撸猫了。”
              ………
“赛斯,我觉得你越来越像晏华了。”

【是吗,我越来越像华仔了啊。】
【不可能,我永远都不是他。】

【但我是他想要的样子。】

……

『你喜欢吗。』
『我已经成为你所期待的我了。』
『华仔。』

白衣的神官站在一个墓碑前,浅笑低语。

―FIN―

·感谢观看
·假期的最后一篇,写来开心一下
·最后――咱们过年见,如果你们还记得我
·以上













评论(2)

热度(15)